夏米爱番茄汁

岁月该很好,有你。

【盗墓笔记/黑花&瓶邪】清明

#没有糖,一大口玻璃渣#
#多角度描写#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01

我出生在西泠印社。我叫吴小灵。我的爹爹叫吴邪,我没有见过我妈妈,但是听他们说,我有两个爹爹,还有一个叫张起灵,不过他走丢了,现在也没有回来。

每年清明,我都会见到一个戴着墨镜的人,带着悲伤匆匆的来,又匆匆的离开。

我偷偷听到,那个人是来看我吴邪爹爹的。每年都会来,听说他在履行一个约定,至于是什么样的约定,我不知道,那是我爹爹那辈的故事,我无从知道。

今年清明又是雨纷纷,阴雨天,让人压抑的无法呼吸。我又见到那个戴墨镜的人,他的背已经被岁月压弯,步履一年比一年缓慢。

“小灵,我来看你吴邪爹爹。”

我抬头望天,眼睛涩涩的。

“不用来了,爹爹已经走了。”

这个人我了解的不多,平时没什么联系,只有每年清明才会来。

“是吗,就剩我一个人了吗……”

那一刻他的话说出来,我感受到的悲伤几乎让我无法呼吸。这一刻,我感受到的悲伤只是他的几分之一吧。

戴墨镜的人走了。消失在街的转角,我应该再也不会见到他了吧。

02

花儿爷,本名解语臣,艺名解语花。但是瞎子喜欢称他花儿爷。

那一别,瞎子再也没有见过花儿爷。

因为花儿爷真的走了啊。

花儿爷死在了墓里,瞎子连尸体都带不出来。花儿爷的尸体被毒化了。

花儿爷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瞎子,每年清明替我去看看吴邪。”

为什么会选在清明,因为这是个沉重的日子,张起灵三年前这天离开之后再没有回来。花儿爷得到的消息是小哥已经死了,只是他没有跟吴邪说。

“不去,你一定会活着走出去的。”

“瞎子…我让你去看看吴邪……也怕你…不好好活着……我啊……知道你是怎样一个人…”花儿爷第一次那么温柔的对瞎子说话。

“我还是喜欢对我凶的那个你,不要这么温柔,我想亲亲你。”

“不行……我中了毒……尸体怕是都留不下……瞎子…好好活着…多行善,下辈子,我想和你在一起……好好过日子……”花儿爷感觉喉间一股腥气,紧紧拽着瞎子衣服的手松开了,挣扎着离开了瞎子的怀抱,躺在地上,片刻之后,七窍流血,花儿爷喃喃道:“瞎子,别碰我了…我快死了…瞎子…瞎子……瞎子……我爱……”

“我在我在我在,我在呢,花儿爷,我会一直都在。花儿爷,我爱你。我知道你也爱着瞎子呢,只是碍于面子一直没说出来……花儿爷……”

瞎子哽咽着,泪流满面跪在花儿爷面前,眼睁睁看着花儿爷尸体都没留下。大概这是他最心痛的事,心爱的人死去都没在自己怀里。

03

听瞎子说,小花死在了墓里。吴邪失魂落魄好长一段时间,后来他遇见一个孩子,一岁左右,眉眼间像极了小哥,他便把这个孩子领了回去,取名吴小灵。

每年清明的时候,瞎子会来自己这里坐一坐。

“瞎子,你说我们这一辈子图得个什么?”

胖子失去了云彩现在不知所踪,潘子一早就离开。小哥一去不回,小花死在了墓里,现在仿佛就剩他们两了。

“谁知道呢。倒是最近,我总梦见花儿爷。我是不是要去找他了,这么多年不见,怪想他的。我见到他,一定好好亲亲他。”

“瞎子啊。”

“我这一辈子啊,就陷进了花儿爷的坑里。”

“瞎子,我怕是撑不到明年了。明年清明,来替我看看小灵吧。”

“你们怎么都那么烦。”

04

瞎子做了一个梦。梦里回忆起了很多东西。

他初见花儿爷的时候,花儿爷在戏台上唱着梨园戏。瞎子不懂戏,但是就是和花儿爷对上了一眼,他便迷上了那双眼,还有那举手投足的美。

打听之后知道,那个人叫解语花,是名角儿。

后来瞎子常来听戏,厚着脸皮和花儿爷混了个脸熟,只是花儿爷冷淡的很。

后来有生意的时候,一起去倒斗,居然遇见了花儿爷。

那个时候瞎子知道,解语花本名解雨臣,人称花儿爷,心狠手辣,势力不小。

后来合作多了,一起经历过生死。瞎子占着花儿爷的便宜倒斗。

突然就跳到花儿爷死的时候。瞎子惊醒。

夜里雨声阵阵,瞎子坐起。

“花儿,我该来见你了。”

05

爹爹去世后的第二年,我果然没有见到戴墨镜的那个人再来。

今年清明依然下着雨。我去给爹爹扫墓。雨雾笼罩山林,我还没有走近,远远看见爹爹墓前有人。

我走过去,见到那个人穿着蓝色连帽衫,应该是背着一把刀。雨淋湿了他全身,但是他一动不动的就站在那里。

“你好,你来看我爹爹?”

那个人回头看着我,目光清冷。这个人我见过,在吴邪爹爹的照片里见过,那已经是几十年前的照片了,但是眼前的人,一点都没有变,还是和照片上一样年轻。

我断定他是张起灵。我的另一个爹爹。

“我叫吴小灵,吴邪爹爹收养的我。”

“嗯。”

“他们,都走了……”

时间带走了一切,留下回忆来填补剩下的岁月。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