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米爱番茄汁

岁月该很好,有你。

【王者荣耀/白鹊】偷的浮生半日闲

#今天服务器bug登不上游戏#
#悄悄咪咪的刷卡#

今天王者峡谷异常的安静呢。

大部分的召唤师进不来,大家自然也不会被派出去作战。于是到各处休闲。

“如果不是这群召唤师的存在,我们也不会以另一种方式相遇。”李白看着闲暇也在炼药的扁鹊感叹到,“越人,难得休息,快来我怀里歇歇。”

“其一,治病救人可从来就不跟你一样,可以偷闲……”

“其二?”李白见扁鹊没有继续下去,便问到。

“你快些出去,别在这里扰乱我思绪。”扁鹊挥挥手,示意李白出去。

其二是扁鹊希望,李白不用再那么拼。每次都受一身的伤回来。

李白翻过桌子,一把捉住扁鹊,将人欺压到桌子边,夺取他手里的药剂放到一边,一腿抵在扁鹊两腿之间。

“越人,你要知道,这样的闲暇,可是很难得的,不做点事,岂不是很浪费……”李白凑过去咬住扁鹊的耳朵,轻轻磨咬。

“啊…”扁鹊不经意漏了声,他立马闭紧嘴,脸颊泛着红晕,将头扭到另一边。

李白还是不敢在扁鹊的药房里乱来,他只得将有些害羞的扁鹊公主抱回了卧室。

这样安静的峡谷,确实难得。李白听得扁鹊的呻吟,妩媚酥了骨。

那可是比在战场上的战绩更令人兴奋。

“太白……太白……你,轻些……轻些…”扁鹊泪眼婆娑,因为他觉得很害羞,白日宣淫,实在是荒唐,荒唐啊……

见越人情色模样,着实令人血脉喷张。而且这巫山云雨的滋味,会令人食之入髓。

安静的峡谷渐渐热闹了起来,召唤师又陆陆续续回来了。

“太白,他们……他们回来了……”扁鹊听见吵闹声,更加害羞。

“不管他们。”李白捂住扁鹊的耳朵,吻住他唇吮吸。

掩耳盗铃的感觉反而更加刺激,扁鹊最后的神智也被蔓延开来的快感吞没。

“太白,亲亲我…”扁鹊动情的搂着李白的脖颈,仰着头。

今天长城守卫军添新成员了,李白作为长安护卫队队长,应该去打个招呼。

李元芳来找过李白了,听见了声音,脸红着退了出去。

而有人白揽着扁鹊就这么一直躺着。

这样的日子真的是太少了。

“队长,铠已经到了,并且和长安护卫队闹矛盾了。咳,请您出面处理一下。”李元芳为难的站在门外说。

“知道了。”

李白轻轻的将扁鹊放下,亲亲人脸颊,“越人,我去处理好了,就回来陪你。”

扁鹊已经熟睡。

李白走出去,元芳有些好奇的想往里看,李白立马关上门,还瞪了元芳一眼。

“他们在哪里?”

“长安街。”

“那走吧。”

去见见新到的人,听闻那人是露娜的兄长,必定也是个了不得的人。

以后还得一起护住王者峡谷的平安,

【王者荣耀/白信】入骨情

#纯属游戏脑洞,和任何史料无关#
#龙信为狐狸叛离了家族。狐狸为修炼九尾,走火入魔。#
#桃花劫前传吧#

韩信离开龙宫已经快一百年。一百年,不长不短,寿命消磨不尽,却磨尽了其他的东西。

李白修炼到了七尾,按理来说,九尾离成仙就一步之遥了。

“狐狸,你想成仙?”

“我想看一看。”

韩信看见李白眼里的不同当初的目光,一句话也没再说下去。现在他们不会再打架了,韩信已经打不过李白了。

李白忘了,韩信是龙族后裔,本就是仙。

韩信突然觉得一百年,人间的一百年,真长,当初年少轻狂,一冲动就在一起了,在一起了却什么都不合,没有争吵,只有刀光剑影。一言不合就打架,最开始李白打不过韩信,打了一架之后,李白都会乖乖的请教韩信,现在不一样了,李白马上八尾,而韩信这些年疏于训练,打不过。

韩信养了些花草,有治病的,有致命的。

李白不知何时有了个妹妹,是只小狐狸,乖巧的很。

“白哥哥,他是谁呀?”

“韩信。”

“信哥哥好,我叫妲己。”

韩信微笑颔首。小狐狸有点像以前的李白。狐狸,真的是越长大越不一样吗?

以前李白都是开玩笑说韩信是他媳妇儿,虽然之后都会打一架,谁赢谁说了算。现在还有些不是滋味。

在那之后,韩信都可以看到妲己跟在李白身后。

韩信有天火了。

“不要带着你妹妹来这里。”

李白笑看着韩信,“就是个小狐狸而已,不用太在意。”李白晃过去,搂住韩信的腰,开始动手动脚,“是不是最近没有满足你?”

韩信被噎住了话,不过很快甩开李白的手。作势就要打架。

“好啊,很久没有和你过招了。”

韩信明知道打不过他,但是他就是忍不住,而且一直忍着不满,这一动手,就想释放所有,招招下死手。韩信知道狐狸有八条命,所以他才会这样,顶多毁掉李白一千年的修行。

一千年,他可以陪的。

“原来,这才是你的实力。”李白舔去嘴角的鲜血,笑的很满足,体内的好斗都被激发出来,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痛痛快快的打一架了。

韩信终究是抵不过李白猛烈的攻势。李白的青莲剑,穿透了韩信的胸膛。

只有韩信知道这有多么痛。

“狐狸……”韩信最后叫了一声。倒在了血泊里。

李白愣住了,手中还握着青莲剑。这个时候狐白才意识到,韩信没有第二条命。

一百年快要磨灭的感情,又蠢蠢欲动。狐白感受到了心痛。

不久,天雷滚滚,龙王驾云前来,看见自己儿子奄奄一息,他咬牙切齿的对狐白说:“龙族和狐族自此势不两立。”

龙王没有多留,带着韩信回了龙宫。而青丘下了三个月的雨,根本不适合生存。

狐白成为狐首,带着青丘狐离开了青丘一段时间。

休养生息了十年才回去。

而这十年里,韩信并不好过,龙王虽然救回了他。

但是就是没有醒过来。

“龙王,要想龙太子醒来,只有磨掉他的记忆了,因为现在的龙太子并不想醒过来。”

龙王无奈,只能依从鱼医的说法。

没有了记忆的韩信,睡了就好就醒来了。

一切新的记忆,都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的。

“好无聊,我以前爱去哪里?”

“以前太子爱去青丘……不不不,太子都不出龙宫的?”

“是吗?你们下去吧,我想休息了。”

青丘?那是个什么地方?

龙信悄悄的前去青丘。

他在郁郁葱葱的山林里遇见了一个人,紫衣纷飞,腰间挂着酒葫芦,银发如瀑。

“喂,你满头白发,是生病了吗?我这儿有仙桃,可以治百病。”

“……不。”李白愣住了,他不知道韩信经历了什么,他变小了,但是他还活着,“这是狐首的标志。”

那时李白温柔的揉揉韩信的头发,“龙,不该来青丘,会被杀的。”

“可是我们无冤无仇啊?为什么要杀龙?”

“那是几百年的恩怨了。”

“可是几百年前我还没有出生。”

李白笑容突然苦涩,几百年前,他几乎错手杀死韩信。而如今,他都不记得了。韩信第一次遇见狐白的时候,狐白也就这么大。命运总是来回捉弄人。

李白把韩信丢回了东海,“你若想再来青丘,好好修炼法术,我可不会救你第二次。”李白转身,停住了脚步,“下次来记得带好酒。”

“可是根本没人会杀我啊。喂——狐狸——”

李白不敢回头。那一声狐狸,叫的李白一颤,他愧对韩信,如今遇见个这么纯真的龙信,那日的血,依然可以蒙蔽他的眼睛。

“你敢来,我会杀了你。”

“狐狸,我会好好修炼的,等着我——”


【王者荣耀】山海不难越,最远是君心

#王者荣耀#阿珂#
#纯粹游戏脑洞,和任何史料无关#
#不是你记忆中的荆轲,但致命的程度没两样#
#勤劳的五月#

我曾遇见一个人,并不是我想遇见的,因为我以为我的一生就是在生存与死亡徘徊。同是荆氏一族的血脉,我生而为女,比不得哥哥,所以一直无人知晓。
直到我被带到王者峡谷的那一天。我以为我超越哥哥了。
是我天真了。
我问他们哥哥去哪里了,他们都沉默不语。只有一个人告诉了我。
他说:荆轲,死了。
那个人是秦王嬴政,他说荆轲死了。
以后王者峡谷再也没有荆轲的神话,只有一介女流阿珂。
在王者峡谷迷茫的时候,我遇见了他。一个爱唱歌爱到疯狂的人。
高渐离。
他温柔唤我的名字——阿珂。声声温柔入心。
王者峡谷是一个战场,我开始陪伴着他。几乎到形影不离的地步。
我想保护这个人。以刺客之名,以我之命,护他一世周全。
温柔对于饮尽冷血的刺客来说多么致命。
我以为我可以一直陪伴着他。可是这份温柔来得并不久。
“阿珂,阿珂……”
“嗯?”
“阿珂早已不是记忆中的荆轲了,哈哈哈哈……我还在天真的等着什么……”
我无言看着他远去。我本来就不是哥哥,我虽然叫阿珂,但我不是荆轲。
后来我才知道,高渐离喜欢的是荆轲,而我只是被当做一段时间的替身。
我可以穿越整个王者峡谷,为君取得胜利。为了他我可以师从兰陵王,学会隐身决。只是山海不难越,最远是君心。
王者峡谷还残留荆轲的记忆。活下来的却是阿珂。
刺客终究该独来独往,不该贪恋温柔。
“不是你记忆中的荆轲,但致命的程度没两样。”

【王者荣耀/兰珂】遇见你之前

#王者荣耀#兰陵王#阿珂#
#纯粹游戏脑洞,和任何史料无关#
#遇见你之前我也一直是一个人#

任务结束,天已经微微亮。他转身走进巷子,长长的巷子有阳光照不到的黑暗,即便是正午,也只能斜照进一点。

他为黑暗服务。

“师父,早啊,一起吃个早餐吧。阿离太忙了,我一个人好孤单。”

以前都是一个人回去,但是从收了个小徒弟之后,她总会在巷子深处等他。

这个女孩子叫阿珂,和荆轲真的一模一样,但是她有着女孩子的活泼,荆轲只是男扮女装的冷漠。

阿珂死皮赖脸的磨着兰陵王收自己为徒。同时也没让他失望,她的刻苦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是不会想到一个女孩子可以做到的。

她为心上人而来,而那个人是高渐离,不知是好还是不好。
遇见阿珂之前,兰陵王一直都是独来独往。阿珂虽然打破了他的独来独往,但是她很会把握分寸,从来不会过头让人生厌。

“师父,我知道我很烦,总是在你身边晃来晃去,可是我真的怕一个人啊。”阿珂戳着盘子里的包子,低着头,目光忧郁。

“没有,正好。”兰陵王忍不住想伸手拍拍阿珂的头安慰一下,但是忍住了,“快吃,要冷了。”

“嗯。”阿珂很快整理好心情,露出笑脸。她因为从小就活在哥哥的背后,学会了察言观色,同样也学会了坚强。忧伤适度,是惹人疼爱。过头了,就是矫情了。

“师父,我明天要出任务了,可能会去很久。”

“嗯,小心点。”

“等我回来,我们去小吃街吧。”

“嗯。”

“师父请客哟,虽然我会一大笔收入,但是我要自己攒嫁妆呢。阿离很有钱呢,我也要攒多一点,不然我会过意不去的。”

“好。”

“我去和阿离说一声。”

刺客不该有情感牵扯,因为出任务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平安回来,若有牵挂,会更危险。好比现在,他竟然有些担心,任务都是保密的,只有接任务的人才会知道,所以是否危险无法得知。

阿珂第二天就出去了,而他任务刚结束,暂时不会有任务。

兰陵王忍不住问了阿珂的任务大概要多久。回答是一个月左右。

一个月后阿珂回来了。但是好像出事了,气色不太好,少了往日的活泼开朗。

兰陵王没安慰过人,只能默默看着。

入夜,兰陵王夜训。虫鸣,风啸,刀锋而过。

刀锋划过之地便是疆土,只是过了太久,现在都是二十一世纪了,再也没有所谓疆土了。

三更时分,兰陵王回房。阿珂蹲在门口,抱着膝盖,埋着头。

兰陵王疑惑的看着。

“阿珂?”

阿珂突然窜起来,扑到兰陵王身上紧紧抱着他。

阿珂半天没有说话。

“你这样容易贫血。”兰陵王说。

阿珂还是不说话。

片刻之后,阿珂开始呜咽起来,哽咽得身子都在发抖。

兰陵王下意识伸手抚摸着阿珂的背安慰。

“哥哥……死了……”阿珂说完这句话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阿珂来到这里之前荆轲就死了,兰陵王是知道的。因为荆轲不死,根本就不会有新的荆氏血脉前来。

温热的眼泪浸润兰陵王的肩膀,他心里情绪莫名其妙在翻涌,又说不清楚是什么情绪。

心疼阿珂?怜惜阿珂?还有其他的情绪。

房间里安静的只有阿珂的哭泣声。

“乖,不哭。”

“师父,我想报仇,是谁杀了我哥哥?”

兰陵王手僵在半空,然后收了回去。

“你做不到,阿珂,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也不会白白看着。”

“不,我不信。”

“那你努力变强吧。”兰陵王有很多的话突然说不出口。

荆轲太强了,组织容不得他,而且太多的人盯上了荆轲,组织只能寻找荆氏血脉,他们真的找到了,荆轲自然而然就退出了。荆轲的死,和阿珂也有关系吧。

阿珂已经学会了隐身决。她在身边的日子会越来越少,仇恨会把她变成什么样?

兰陵王去找了高渐离。

“好好对阿珂。”

“哈哈哈,不可能,她不是阿珂。我做不到,我已经和她说了,如果不是她,阿珂会死?”

“荆轲的死和阿珂没有太大的关系,如果有,也只是她身上的荆氏血脉。”

“因为她是荆氏血脉,所以,我不可能和她在一起。我也没怪她,只是不想再看到她。”

兰陵王来之前,高渐离已经跟阿珂说清楚了。

“阿珂呢?”

“出去了。”

兰陵王匆匆出去寻找。最后在山崖那里找到了她。

落日余晖,映红了天边。阿珂坐在崖上,背影落寞。从山崖可以看到峡谷全景。

“这样,不像阿珂。”

“我本来就不是阿珂。”阿珂回头看着兰陵王,“在来到王者峡谷的时候,我没有名字的,他们跟我说,从今天起我叫阿珂,阿珂……荆轲……哥哥……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了……”说完阿珂身体往前一倒,任凭自己坠入峡谷。

兰陵王立马跟着跳了下去,好不容易抓住了阿珂,把她抱到怀里。

兰陵王说,“阿珂……”

遇见你之前,我也一直是一个人,所以我不会让你死的。

【王者荣耀/信白】桃花劫

一笑彷徨,一杯酒凉,又如初见,桃花迷人眼
#纯粹游戏脑洞,与任何史料无关#
#歌词·东篱桃花劫#
#私设#


01

韩信也不知道认识狐狸多少年了,大概上千年了吧。活太久了,已经忘了岁月。

“狐狸,我给你带了酒。”

“放着吧。”李白在屋前转来转去。

“你这是在干嘛?”韩信将酒放到石桌上,坐下看着。

“我打算在屋前种桃树,等桃花开时,我就不做狐王了。”

“狐狸终于肯承认你老了吗?”

“白龙,你是想再回东海待五百年吗?”

“狐狸,你想见桃花开吗?”

两人不打不相识,现在还会切磋武艺。两人武艺本就不相上下,一打起来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

“那就比试一场。”

“那便依你。”

02

这一次是韩信输了,输在狐狸突然他笑了一下,他一个不小心,枪出手导致失误被击飞。

狐狸终究是狐狸,一笑便能魅惑人心,自然韩信也不例外。

韩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李白有些情意,只是觉得他笑起来,真是好看,比东海的夜明珠还要好看。他和李白说过,李白回了他一记背影绝尘。

“你输了,便罚你把我这屋前种满桃花吧。”李白悠闲坐到石凳上,拆开韩信带来的酒,“好酒。”

自然是好酒,那是韩信父亲从天庭带回的玉露。

“狐狸,你莫要贪杯。”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哪儿来的月亮。”

“傻龙。”

03

转眼百年,桃树已成,却迟迟不开花。

李白看着白龙亲手种下的桃花林。

韩信是龙子,以后要在天庭为官,李白是狐首,要护青丘安宁。

最近韩信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以前会想念他的酒,现在李白有些想念那个人了,那个人耿直得没有顾虑的。

04

相思树下,相思局,无解。

“龙族与我族结怨已久,东海虽与我们无怨,但是要攻我狐族,四海必定一心。您是狐首,同龙信还是少些往来罢。”

长老近日来的频繁,怕是要出事了。

“长老放心,我既为首,必定护一族平安。”

05

韩信得闲的日子越来越少了,每日训练,见不到狐狸,他烦得很。狐狸肯定馋他带去的酒已久。

“父王,我们为何日日练兵?莫不是天庭有事?”

“龙族与狐族结怨已久,我东海虽与狐族无怨,但是要攻狐族,四海必定一心,而且这狐族要换首领了,那时,便是最好的时机,我儿必定要带兵征战。”

“非攻不可?”

“自然。”

06

韩信写信委婉告知狐狸此事。只是那封信并没有传到狐狸的手里。

是西海龙王说了韩信与狐首的关系,东海龙王才设计套了韩信一回。

东海龙王拿着龙信的亲笔信,“我只这一子,终究是单纯之人,便将他囚于龙宫吧。”

韩信被龙王以身体不适之友在龙宫囚禁了。

“我儿,你莫想逃,想抽你龙筋的,大有人在。”

“父王,我东海与那狐族何怨何仇?”

“无怨无仇,只是你是龙子,他是狐首,一人之力改变不了运势。”

“狐狸,我为何识得了你……”

07

千年前,韩信还小,偷偷溜出龙宫,那时就遇见了李白,那时李白已经修的人型,衣袂纷飞,银发如瀑。

“喂,你满头白发,是生病了吗?我这儿有仙桃,可以治百病。”

“不,这是狐首的标志。”

那时李白温柔的揉揉韩信的头发,“龙,不该来青丘,会被杀的。”

“可是我们无冤无仇啊?为什么要杀龙?”

“那是几百年的恩怨了。”

“可是几百年前我还没有出生。”

李白真是烦了韩信,拎着韩信丢回了东海。

“你若想再来青丘,好好修炼法术,我可不会救你第二次。”李白转身,停住了脚步,“下次来记得带好酒。”

08

狐狸退位了,应该会平安吧。

韩信出不去,只能这样安慰一下自己。

狐首李白带着青丘狐与龙族战了三年,狐族被屠待尽。

“如来向来善待天下,为何容得龙族如此待我狐族?”下任狐首,愤愤不平。

“狐族,命数已尽。”

一生高傲不低头的李白,为了保留狐族一脉,跪在青丘山前,“如来,你若看着,我以青丘狐首之名请你放过狐族,我们自此与六界无关。”

“放虎归山,必有后患。”

如来终究是来了,佛光万丈,众人跪拜。

“青丘狐族,与我同生,世间万物,周而复始,少一物会扰了阴阳乱方寸。”

狐族剩下的狐狸不多了,李白用元魂珠在青丘山前幻化出一大片桃花林。

“桃花不败,狐不出青丘。”

09

狐族与龙族的恩怨暂时划上句号。

龙信种的桃花,饮尽狐族之血,开出殷红的桃花,与青丘山前的桃花一样常开不败。

韩信再也没有找到青丘之处,有人说,若遇桃花林,深处便是青丘。里面住着狐狸,他们修得人型,与世人无异,只是没人能够走进去。因为桃花不败,狐不出青丘,外人也进不去。

韩信寻了千年,没有走进去。只是世人进的桃花林是粉色的,而他进的桃花林一片殷红。他时常可以见到那片如血一般红的桃花林。

微风过处,吹起一地飞花,宛如狐狸的回眸一笑。韩信不知该如何走了,石桌上酒始终没有人动。

一笑彷徨,一杯酒凉,又如初见,桃花迷人眼。

仿佛桃花深处,缓缓走来一人,衣袂纷飞,银发如瀑。

“狐狸,若你不是狐首,我非龙子,那该是怎样的结果?”

【盗墓笔记/黑花&瓶邪】清明

#没有糖,一大口玻璃渣#
#多角度描写#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01

我出生在西泠印社。我叫吴小灵。我的爹爹叫吴邪,我没有见过我妈妈,但是听他们说,我有两个爹爹,还有一个叫张起灵,不过他走丢了,现在也没有回来。

每年清明,我都会见到一个戴着墨镜的人,带着悲伤匆匆的来,又匆匆的离开。

我偷偷听到,那个人是来看我吴邪爹爹的。每年都会来,听说他在履行一个约定,至于是什么样的约定,我不知道,那是我爹爹那辈的故事,我无从知道。

今年清明又是雨纷纷,阴雨天,让人压抑的无法呼吸。我又见到那个戴墨镜的人,他的背已经被岁月压弯,步履一年比一年缓慢。

“小灵,我来看你吴邪爹爹。”

我抬头望天,眼睛涩涩的。

“不用来了,爹爹已经走了。”

这个人我了解的不多,平时没什么联系,只有每年清明才会来。

“是吗,就剩我一个人了吗……”

那一刻他的话说出来,我感受到的悲伤几乎让我无法呼吸。这一刻,我感受到的悲伤只是他的几分之一吧。

戴墨镜的人走了。消失在街的转角,我应该再也不会见到他了吧。

02

花儿爷,本名解语臣,艺名解语花。但是瞎子喜欢称他花儿爷。

那一别,瞎子再也没有见过花儿爷。

因为花儿爷真的走了啊。

花儿爷死在了墓里,瞎子连尸体都带不出来。花儿爷的尸体被毒化了。

花儿爷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瞎子,每年清明替我去看看吴邪。”

为什么会选在清明,因为这是个沉重的日子,张起灵三年前这天离开之后再没有回来。花儿爷得到的消息是小哥已经死了,只是他没有跟吴邪说。

“不去,你一定会活着走出去的。”

“瞎子…我让你去看看吴邪……也怕你…不好好活着……我啊……知道你是怎样一个人…”花儿爷第一次那么温柔的对瞎子说话。

“我还是喜欢对我凶的那个你,不要这么温柔,我想亲亲你。”

“不行……我中了毒……尸体怕是都留不下……瞎子…好好活着…多行善,下辈子,我想和你在一起……好好过日子……”花儿爷感觉喉间一股腥气,紧紧拽着瞎子衣服的手松开了,挣扎着离开了瞎子的怀抱,躺在地上,片刻之后,七窍流血,花儿爷喃喃道:“瞎子,别碰我了…我快死了…瞎子…瞎子……瞎子……我爱……”

“我在我在我在,我在呢,花儿爷,我会一直都在。花儿爷,我爱你。我知道你也爱着瞎子呢,只是碍于面子一直没说出来……花儿爷……”

瞎子哽咽着,泪流满面跪在花儿爷面前,眼睁睁看着花儿爷尸体都没留下。大概这是他最心痛的事,心爱的人死去都没在自己怀里。

03

听瞎子说,小花死在了墓里。吴邪失魂落魄好长一段时间,后来他遇见一个孩子,一岁左右,眉眼间像极了小哥,他便把这个孩子领了回去,取名吴小灵。

每年清明的时候,瞎子会来自己这里坐一坐。

“瞎子,你说我们这一辈子图得个什么?”

胖子失去了云彩现在不知所踪,潘子一早就离开。小哥一去不回,小花死在了墓里,现在仿佛就剩他们两了。

“谁知道呢。倒是最近,我总梦见花儿爷。我是不是要去找他了,这么多年不见,怪想他的。我见到他,一定好好亲亲他。”

“瞎子啊。”

“我这一辈子啊,就陷进了花儿爷的坑里。”

“瞎子,我怕是撑不到明年了。明年清明,来替我看看小灵吧。”

“你们怎么都那么烦。”

04

瞎子做了一个梦。梦里回忆起了很多东西。

他初见花儿爷的时候,花儿爷在戏台上唱着梨园戏。瞎子不懂戏,但是就是和花儿爷对上了一眼,他便迷上了那双眼,还有那举手投足的美。

打听之后知道,那个人叫解语花,是名角儿。

后来瞎子常来听戏,厚着脸皮和花儿爷混了个脸熟,只是花儿爷冷淡的很。

后来有生意的时候,一起去倒斗,居然遇见了花儿爷。

那个时候瞎子知道,解语花本名解雨臣,人称花儿爷,心狠手辣,势力不小。

后来合作多了,一起经历过生死。瞎子占着花儿爷的便宜倒斗。

突然就跳到花儿爷死的时候。瞎子惊醒。

夜里雨声阵阵,瞎子坐起。

“花儿,我该来见你了。”

05

爹爹去世后的第二年,我果然没有见到戴墨镜的那个人再来。

今年清明依然下着雨。我去给爹爹扫墓。雨雾笼罩山林,我还没有走近,远远看见爹爹墓前有人。

我走过去,见到那个人穿着蓝色连帽衫,应该是背着一把刀。雨淋湿了他全身,但是他一动不动的就站在那里。

“你好,你来看我爹爹?”

那个人回头看着我,目光清冷。这个人我见过,在吴邪爹爹的照片里见过,那已经是几十年前的照片了,但是眼前的人,一点都没有变,还是和照片上一样年轻。

我断定他是张起灵。我的另一个爹爹。

“我叫吴小灵,吴邪爹爹收养的我。”

“嗯。”

“他们,都走了……”

时间带走了一切,留下回忆来填补剩下的岁月。

【王者荣耀/亮白】愚人节快乐♡

#纯粹游戏脑洞,和任何史料无关#

01

诸葛亮来到王者峡谷之后,和李白的关系并不好,但是也不坏,就是偶有较量谁是峡谷第一帅,上次还被貂蝉戏弄了一番。

02

翻到日历,四月一日。

愚人节。西方人的节日。

诸葛亮和李白闹了点矛盾,大概是上次喝醉了酒,诸葛亮亲了李白一口,嘴对嘴的那种,气得李白满脸通红,再也没有理诸葛亮,就算诸葛亮说自己是第一帅,李白也没有反驳过。

李白还在生气?

节日,要不要给李白送点什么?

诸葛亮去了解了一下愚人节,结果发现愚人节的真实含义,又想逗逗李白了。

翻书查资料,上网看视频。诸葛亮就想找个新奇的方法逗李白一下,无果。

03

“李太白,我跟你说。”

李白正在作画,抬头看着跑过来的诸葛孔明,“不知道孔明先生,今日到寒舍,有何贵干?”

“今天愚人节,太白先生就不能给个好脸色?”

“没事就请回,某不过洋人的节日。”

“太白先生,今儿,就赏个薄面。”

“不。”

“那好,你猜到我玉佩在我哪个手里,我就不纠缠你,反之,你要陪我过节。”

不由分说,诸葛亮拿出玉佩放到手里,快速变换手法,那是他在张良那里学的,张良会魔术,有个叫刘邦的人,每场必到,听说他们故事。

诸葛亮伸出手,让李白猜,李白拿着毛笔指向右手,“这儿。”

诸葛亮笑着摊开手,“并没有,太白先生,我们互相说一句是真话的假话吧。”

有意义吗?李白不太懂诸葛亮,智商那么高的人,难道是出门没带脑子。

04

“孔明先生是峡谷最帅的人。”

“承蒙夸奖。”

李白无言以对,“孔明先生呢?”

“我喜欢你。”

李白红了脸。

“太白先生,不要生气,都说了是真话的假话。”

“无聊。”

爱这种东西果然会让人智商变低。

【王者荣耀】第一帅

李白潇洒峡谷多年,一日,诸葛孔明入住峡谷,两人势不两立,水火不容,就为拿到王者峡谷第一帅。
某日,两人争执不下,恰好貂蝉路过。
李白:如此美人,应是仙女下凡。小仙女,我和诸葛亮谁更帅?
诸葛亮:事实是不会被你的花言巧语诱惑。貂蝉,你老实说。
貂蝉:王者峡谷第一帅啊,是我啊。
李白&诸葛亮:(脑子里飘过)五杀五杀五杀…

【王者荣耀/韩庄】春水煮茶

#随笔#
#纯粹游戏脑洞,和任何史料无关#
————————————

春水煮茶,一人独饮,苦涩难入喉。

01

“古来征战几人回。”

“那便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你有那么绝情?为什么不说让我等你。”

“古来征战几人回。”

从没想过那人竟是如此绝情。一骑绝尘,再不相见。

夜色苍茫,风里夹着细雨,原来春寒依然可以冷到骨子里。


02

战争摧毁了很多幸福,但是这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战争难以避免。

第二年春,庄周收到了一封信,韩信笔。信里寥寥数语,却让庄周泪流满面。

韩信说: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是假的。

信到时,亦是我死期。

好好活着,替我看着乱世之后的太平。

“古来征战几人回……”手中的信随风飘远,今年春天比去年还要冷。


03

“先生,信到了。”

“放下吧。回信明日来取。”

“先生有无上智谋,为何不去做军师。要留在这什么都没有的深山里。”

“好奇心害死猫。”

这里并不是一无所有,有他亲手种的桃花树。有他亲自搭建的木屋,还有尘封的记忆。每天都隐隐作痛的情绪,却怎么都割舍不了。

爱这种情绪,三言两语说不清。

收到韩信的信后几个月,庄周把自己的思想写在纸上让人带出去。这么多年里好多次有人重酬邀请他出山,他都拒绝了。乱世中,智谋者难以存活,而他还要看到天下太平那日。

04

“庄周,你的鲲,不要了吗?”

“还给我!”

“等我回来就还给你。”

“……”

“对不起,庄周,我回不来了。”

梦醒了,韩信真的回不了了。他带走了鲲,也带走了庄周的心,还带走了什么只有庄周自己知道。

05

信又送来了,还送了些春茶。

庄周去采了山泉回来。准备煮些茶。

松花酿酒,春水煮茶。

“庄周,你这二十出头的年龄,古来稀的爱好,真是……”

“你不爱,我也没强迫你。”

“尝尝倒也无妨。”

庄周被突然靠近的韩信吓了一跳,忘了咽下口中的茶,然后被韩信亲上,如数掠夺了去。

“味道还成。”韩信舔舔嘴唇,一脸惬意。

庄周耳尖逗红红的,低着头,“你要喝,我给你倒便是。”

“除了经过你口的茶,我都不会喝。”

庄周羞得不语,摆弄茶具,有些无措。

如今桃花已开,山泉已采,春水煮茶,却少了一人,甚是寂寥。

庄周斟茶,浅尝一口后将茶撒到地上。

“春茶一杯,寄我哀思。”

【王者荣耀/白鹊】设想的未来有你

#人情债Ⅱ#
#纯粹游戏脑洞,和任何史料无关#
#三月你好呀#
————————————

多年未见,思念日益加剧。扁鹊这些年一直在找李白。他路过了江南,温柔的水乡,让他想住下来,种一方药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归隐田园,可是他还没有找到那个人。他走过巴蜀,那里湿润的气候并不是很适应,冬天的时候特别冷,冷到骨子里。

扁鹊会去江南,是因为毒圣追爱人,追到了江南,然后在那里定居了下来,可是李白并没有在那里。扁鹊会来巴蜀是因为唐门在这里,如果李白要解毒,他就必定会来这里。

“公子,我回来了。”

“快快快,把门关上,太冷了。明明没有下雪,却冷到骨子里。”

“公子,我们拜访唐门,并没有找到你要找的人。”

“是吗……”扁鹊有些失落。他也很担心,如果李白没有来这些地方,那他会去哪儿呢?难道已经被仇人追杀?不,不会的,他的武功高强,毒已解六分,非常人能动他。

“不过,公子我听人说唐门主的小女儿半年前带回一个昏迷的人,至今未离开,不知道是不是公子要找的人。公子,不过门主的小女儿脾气不好,还会使毒,已经过了二八年华,还未出阁……”

“好,我知道了,谢谢啦,你的报酬。”扁鹊把锦袋递给那人。

“公子若还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找我,巴蜀的事我基本可以打听到。”

“好。”

第二天下雪了,天更冷了。扁鹊裹得严严实实的准备去拜访唐门。但是不能求人进去,得让他们请进去才好办事。

扁鹊在漫漫风雪里蹲了三天,搞清楚了谁是唐家小女儿。

第四天,扁鹊在唐家门口摆了药摊子。唐玉儿出门正好看见了。

“游医?”

扁鹊低着头,不做声。

“喂,我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有。”唐玉儿娇身惯养,一个不顺心火气就上来了,转而又把火压下去了,“你善用毒,三日后,唐门会举办一次斗毒大会。”

“我为什么要来?”扁鹊故意做出一副很欠揍的样子看着唐玉儿。

唐玉儿虽然娇身惯养,但是用毒在巴蜀也是数一数二的,她想用这个斗毒大会来为自己挣面子。

“你要是赢了,本小姐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当然,以身相许除外。”

“好。但我有个条件,三日后你要将这话公诸大家。”扁鹊笑了笑,目的达到,收摊回客栈。

“好。”

巴蜀唐门每年会举办斗毒大会,饮下对方的毒,解者胜,解不开者或死或认输。一生一死,会为自己博得很高的名气。

三日后,雪停,银装素裹。扁鹊前去赴会。

“今日,他若胜我,我唐玉儿以大小姐之名许他任何一件事,以身相许除外。”唐玉儿的话将气氛带到一个新高点。

“谢谢。”

两个瓷杯,装着两种毒药。两人相对而视。

“我的毒,没有解药。”扁鹊说。

“唐玉儿从不制解药。”

台下的人听到这些话,议论纷纷,更多的人是期待,因为这种生死局最有意思。

这天下,除了参加斗毒大会的人会自愿饮毒,怕是再也找不出这般蠢事了吧。

两人将毒饮下后便自制解药,约莫半个时辰后,唐玉儿脸色苍白,大概知道自己中的毒是黄泉路。

“你……你是毒医扁鹊……”唐玉儿看着扁鹊。扁鹊少于在江湖露真面,所以认不得扁鹊,也是很正常。

“黄泉路,没有回头路。”扁鹊看着唐玉儿,手里端着一杯东西,“你的毒,解药也已经调出来了,唐小姐,这是黄泉路的配方,相信解药你能制出来。还记得最开始的约定吗?”

唐玉儿本想借此出气,没成想遇见了扁鹊,再多的委屈也得咽下去,毕竟唐门和扁鹊同出一个师门。

“自然。”

“我要你半年前带回来的那个人。”

“一个负心人,你要来做什么?”

“他是我的病人,我自然得医好他。”

“他……已经死了……”唐玉儿叹息一声,“我没救得了他,不过他的尸体还保存在冰窖。既然约定了,我便带你去吧。”

听到他死了之后,扁鹊一惊,他不信,李白的毒他解了一大半了,怎么会死?

越是担心一个越会失去思考,扁鹊他根本还没有确认那个人是李白,就已经觉得李白死了。

唐玉儿说那个人是她心上人,中了毒,她没救得了,三个月前就已经尸体冰凉了。

唐玉儿称那个人为负心人,扁鹊又想到李白那人,红颜知己不知道有多少。

突然觉得很难受。

但是扁鹊看到那个人之后,发现不是李白,异常高兴。

“你找他吗?”

“不,不是,大小姐,谢谢你。既然不是。那我便告辞了。”

“真是奇怪的人。”

扁鹊离开了唐门之后,又停留几天,因为受了风寒。

夜里,扁鹊睡意朦胧听见响动,警觉坐起。

“是我。”

“白兄?”

“你在找我。”

“是啊,找得可辛苦,前两天差点还把小命儿丢了。”扁鹊故作委屈向李白诉苦。

“不必,我一个人习惯了。”

“那你为什么来找我?”

“……”李白不语。

“我找你很久了。”

“找我做什么?”

“跟我回去吧。”

“不行。”

“为什么?”

“我还有事没有做完。”

“我等你。”

“我不明白你。”

“在找你的半年里,我就想了很多年以后得事,我想的未来里,有白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