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米爱番茄汁

岁月该很好,有你。

【土银】花火大会

万事屋今年没有一起去烟花祭了。新八赶去为寺门通的演唱会。演唱会现场就在烟花大会的附近,露天会场抬头就可以看见升起的烟花。


神乐也没有去烟花祭,但是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银时有点老爹担心闺女的心情在万事屋坐立不安。


因为今年没人约他去看烟花!真的太奇怪了。是人气真的跌到谷底了吗?


夕阳渐渐下沉。一路上都是盛装打扮的人。漂亮害羞的女孩子踏着木屐,踏着小碎步跟在心仪的人身后。


“啊——真让人不爽。”银时一脸复杂的表情把目光移开,却看到远远走来熟悉的面孔。


“喂。多串君,今天也要巡检啊?”


“啊。”土方叼着烟,“不是要防着你这种混蛋吗。”


“别这样说,我会有罪恶感的。我可是好人。”


空气突然安静,土方看见银时已经换了平时的装束,一身简单黑色的浴衣,懒散至极,却又莫名吸引人多看两眼,大概是今天装束不同,比较吸引人。


土方双手插裤兜里,准备路过万事屋。


“喂,要不要去看烟花?”


“什么?”


“我有两张票。”银时说完就不知道视线该放哪里,最后只能直直的盯着土方。在土方眼里看来,那渴求的眼神简直无法拒绝。也许日这该死的气氛的错,让人看着多了几分暧昧不清的情绪。


“啊,勉为其难,正好下班了。”


“啊神乐真是闺女大了,一年到头吵着嚷着要去看烟花,结果现在给她买的票也不要了,自己一个人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抛下我这种孤寡老人,一个人,凄凉。”


“我去换件衣服。”


烟花祭,果然还是应该穿浴衣出席。土方和银时约定在入口汇合。天已经黑完了,四处都是灯光。热闹的街道,人来人往,人群中各种嘻笑打闹,四处弥漫着烟花混合着夏天微热和苹果糖的甜味。


“啊。这么晚,要开始了。”


“这才刚开始入场。”


银时没好说出口他约了土方就已经来了。


跟随着人群,进入街上。街上摆着很多玩的,吃的,买烟花的。


土方转头看见熟悉自然卷,感觉很柔软的样子。很想让人上手揉一揉,不过应该会被揍。


两个大男人一起逛着,沉默寡言,吃也没什么兴趣,玩也没什么兴趣。气氛四周都是腻死人的糖果气息,他们不自觉往人少的地方去了。


“喂,我们要不要说点什么?”银时挠挠头。毕竟是他约人家出来的。


“嗯。你说。”


银时憋了半天,说了句“你是不是只对蛋黄酱感兴趣?”


“不知道,大概吧,对你也有点兴趣。”土方抽出一支烟,点上。气氛又回到沉默之中。


这一次的沉默,是深思,土方在考虑自己的那句话,银时也在考虑那句话。


到灯光明亮一点的地方,土方看见银时的耳根都红了。


“喂,有点渴了。”


“在这儿等我。”


银时支开了土方,悄悄的往前挪。因为他看见熟悉的背影了。


神乐。旁边那个人,是冲田。一种当爹的养了多年的闺女突然要失去了的感觉。


神乐来地球也好久吧。这里人少,但是依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只是月光下,树荫婆娑,银时觉得可能不久的将来,神乐就要嫁出去了。


相信神乐一定可以吃垮真选组。


银时回去的时候没有看见土方,他隐隐觉得土方是找他去了。银时一眼望去,人山人海,人头攒动,根本看不到人。


“喂。我在这里。”


银时回头,看见土方站在身后。


“你在等我?”


“人太多,如果走散了,可能就遇不到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还怕走丢不成?”


“怕你调戏少女。”


“那请仔细看好我。”


烟花大会要开始了,人开始聚集到一起。


人太多了,很容易被挤散,银时回头好几次看土方有没有,最后一次,掌心一阵温热。土方抓住他的手。


“抓紧我,别走散了。”土方说。


“嗯。”


烟花升起,绽放,坠落。


“我许了一个愿。”银时突然回头说。


“什么?”


“明年,在这里的时候告诉你。也许是个惊喜。”


烟花祭的气氛就是很让人烦躁,沉不住气,变得不像自己。灯光,烟花,人声,渐行渐远,唯有眼前人,清晰可见,触手可得。


“銀時。”


不怎么叫对方的名字,但每一次都是发自内心。


坂田银时回头望着他。他说:“今夜の月はきれいです”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