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米爱番茄汁

岁月该很好,有你。

【王者荣耀,白鹊】怜鹊惜鹊

#人情债Ⅰ#
#纯属游戏脑洞,和任何史料无关#
#这篇文李白和扁鹊的人设和前面是不一样的。大概是活泼还有点可爱的扁鹊和外表冷漠内心温柔的李白#

————————————

楔子

李白说,我曾十步杀一人,遇见你,我放下了手中剑。

扁鹊游走四方,希望可以医遍所有疑难杂症。遇见了一个人。扁鹊说:天下是帝王家的事,此后我救你一人便可。

01

入夜。月色皎洁,这两天还是很冷,扁鹊只得投宿客栈。

“客官,你去别家投宿吧。”

“若这方圆十里有其他客栈,我倒是可以去。店家的店开在这僻静之所,想必是专为旅人开设的客栈吧。”

“是啊,一年到头住的人不多。”

“店家你自己都知道一年到头住的人不多,为何有客不接。”

“这…今儿客房满了。”

“若是客满,怎会如此安静?”

“你这人怎么这么固执!”

“实属无奈,这天儿寒,外面宿不得,不然我也不会费这些心思来与店家说理。”

“罢了。我带你去客房罢。”

“有劳。”

到了客房之后,店家便离开了。这家店很简陋,但是遮风避雨,而且很干净。

02

夜深,扁鹊被突然动静惊醒,翻身坐起,寻着声音找了过去。

最后在最角落的门前停了下来,屋内的没有动静了,但是里面有人,而且呼吸厚重而急促。

扁鹊推开门,作为医者,扁鹊第一感觉是煞气很重。地上的那个人,煞气很重。

扁鹊还是往前走了。还没靠近人,一把剑就指向他。结果那人站住没有一会儿因为剧痛,一下子就跪到地上,用剑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

那是一张美如泼墨画中仙的脸,只是眼神厉气很重。

“再靠近一步,我就杀了你。”那人低着头,语气尽管装得凶狠但是还是掩饰不了虚弱的实情。

“哦?是吗?”扁鹊取出金针甩出去,扎人几个大穴上,“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那么…是我取你的命快,还是你?”

那人说,“我的命你要,拿去便是。”

“我是医者,不是杀手。我是为救你而来。”

“不必。”李白已经不能动,只能这样跪着,剧痛越来越剧烈,几乎快不能呼吸了。

“你熬不过去。”扁鹊再用几针,“别逞强了。”扁鹊把剑从人手中拿开,没了支撑,李白倒了下去,正好倒在扁鹊怀里。

扁鹊将人打横抱起,轻轻放到床上。看了一下大致情况。

扁鹊暂时封住了李白的主要穴位。准备回房间拿自己的药箱。然后一行人强行闯了进来,扁鹊退到床边。

“你,让开。”领头的人指着扁鹊说。

“今日不治病,但死亡是免费的。”扁鹊看着那人,毫无惧色。

“你…是毒医扁鹊……”

“你们要是再靠近一步,中了毒,我可不会救。”

“先生,你身后那人就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李白,十恶不赦。”

“我只知道,他现在是我的病人。如果你们想要他的命,就等我医好他,你们那时就自便。”

“他要是好了,我们怎么会是他对手!”

“那你们就回去好好练功吧。慢走不送。”

“这……”

“还有事?”扁鹊手里把玩着一个小瓷瓶,“你们既然知道我是毒医,我虽也救人,可那是基于我自愿,如果我不愿意,多少钱都不救,但是,你们记得在我扁鹊这里无论何时死亡是免费的。”扁鹊抬头看着他们。

“那时,还请先生遵守诺言。”领头的示意一行人离开。

一群伪君子还指望遵守诺言,要不是这毒医在外的名头,今日怕是都活不成。

这人的毒不好根治啊。还是先带回去再说吧。

03

李白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竹屋里,房间简陋,收拾的很干净,空气里弥漫着中药材的味道。

“你醒了,那把药喝了。”扁鹊端着药进来,正好看见李白睁着眼,四处打量,“我是医者,我不会害你。”

“我怎么在这里?”

“我带你回来的。”至于怎么带回来的,当然是扁鹊背回来的。

“你是毒医扁鹊……?”李白在客栈的时候恍恍惚惚听到有人提起这个名字。

“这很重要吗?”

“不…”

“把喝药了。”

04

李白喝了药之后想起身,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下半身完全没有知觉。

“我为什么下半身动不了?”

“为了救你,不让你毒气攻心,我把毒逼到你下面了,因为暂时还找不到解你身上毒的办法。”

“你这庸医!”

“我是听闻有不少女子倾心于你,放心,我既是医者,自然不会害你,而且纵欲伤身啊李先生。”

“过奖。”

“你现在,奈何不了我。”扁鹊笑道,“你好好休息。”

05

治好李白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扁鹊一日三次煎药让李白喝下,其余的时间都在翻医书。

“你不怕我连累于你?”李白不止一次的问过扁鹊。

“不怕。”扁鹊也如实回答,“你在我这里一日,他们就一日不敢动。”

扁鹊恰好就说错了。入夜就有一群人突袭,扁鹊平日名声在外,早疏于防范,因此被黑衣人得了手,差点被一剑穿心,幸好白天给李白取了金针恰好被他推开,不然怕是要命丧于此。

李白扶着扁鹊,扁鹊气息不稳,勉强撑着,吃力的说,“去屋后。”

刹那间,两人已经被包围。

“给你们几分薄面,你们就闹到我地头上来了。”扁鹊金针封穴,又快速甩出粹了毒的银针。

那夜折腾半宿,终是治退突袭之人。只是扁鹊有些吃不消。他是医者,擅毒,武学之事略懂皮毛。

06

扁鹊醒后,李白已经不在。

李白走了,他觉得是他连累扁鹊差点丧命。不走,又是人情债。

扁鹊休养了半个月才好了七八成。正好入夏,扁鹊讨厌极了夏天,他不愿动跑西走,便日日研读医书,希望可以找出根治李白的毒的药方。

不知李白可好?

“丢脸啊,丢脸啊。”扁鹊自言自语,将药草园里的杂草除了。他信誓旦旦说不会有人伤他分毫,那日夜里就被人突袭,自己还去了半条命。

“确实。”

扁鹊回头,就看见李白一身白衣,漆黑长发束了一半在脑后,袖口衣襟处的红色祥云纹刺绣甚是精致。

“你怎么回来了?”扁鹊起身。

“来看你。”李白那日离开是去追余党,放虎归山必留隐患。他本不愿再回来,明知对方是医术高明之人,一定不会有事,却还是忍不住回来瞧瞧,恐其中生了变故。

“我给你去煎药,我已经找到治好你的办法。”

“你的伤什么样了?”

“尚需固本培元。”

“那煎药之事还是我来罢。”

“没想到你还挺怜香惜玉……错了错了,是怜鹊惜鹊。”

李白待扁鹊背过身去之后笑了笑。

夜里扁鹊热的睡不着,李白却好像一点也感觉不到炎热。

“你不觉得热?”

“习武之人,不算什么。”

扁鹊伸手摸到李白的手,确实冰冰凉凉的很舒服。扁鹊翻翻翻,几乎贴到李白身上。因为李白身上凉快。李白也不知道怎么了,反正他运功为扁鹊凉了一晚上。

07

相处几天里,李白发现扁鹊虽然名声在外,但是他的武功真不怎么样。而且扁鹊的作息时间也极其不规律,嗜睡。

日上三竿扁鹊悠悠转醒,发现李白不在了。出门一看,李白正在帮忙打理他的药园子。

“看你做的有模有样,不如留下来帮我种药吧。”扁鹊看着人笑道。

“不行。”

“我会给酬劳。”

“给什么?”

“你要什么?”

“你。”

“要我?不给不给。给我千金,也不给。”扁鹊笑着摆手。

“你的伤怎么样了?”

“已无大碍,无需挂念。”

“你要勤学武术。”李白有时候真的不知道,扁鹊这个武学半吊子怎么在江湖活下去的。

“自然自然。”

“那我便走了。”

“你的毒还没解完,何必急着走。”

“我留下会给你带来麻烦。”

“我不介意啊。”

“我介意。”

“为什么?”

“因为…”李白稍微停顿了一下,道:“惜鹊怜鹊。”

李白继续说:“如果有不能解决之事,可以来找我。”

扁鹊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可是李白已经走了。等扁鹊反应过来,那正是前几日自己说过的话,心里有股莫名的情绪。

“喂……说走就走,也不说在哪里可以找到……”扁鹊喃喃自语,转身回屋。

遇见这么一个人,不知道是不是幸运。

评论(5)

热度(50)

  1. 秦缓。夏米爱番茄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