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米爱番茄汁

岁月该很好,有你。

【维勇】新年快乐

#日本的新年是百度的,吸收不够好所以运用起来比较吃力。#

01

“勇利,我想在日本过新年。”

“可以啊。”

02

过年前几天,家里就开始收拾了,为了迎接新年。

维克托也跟着一起帮忙。

“啊~~~”

“维克托你在干嘛?”

“感叹过个新年好麻烦呀。要准备那么多东西。”

“过年就是这样啊。如果你累了,就不用打扫了。”

“起来不了。要勇利亲亲抱抱才能起来。”

勇利正眼都没瞧,继续打扫屋子。

“说起来还是第一次过日本的新年呢。”

“麻烦挪一下。”勇利拿着抹布低头看着赖在地板上的维克托。

维克托平时很懒,在勇利家基本都躺着。能躺着绝对不坐着。其实他就是想逗勇利。

维克托翻身坐起拽着勇利的衣领子使劲儿一拽,勇利就扑维克托怀里去了。

“维…克托!”

“勇利,别动我就想抱抱你。”

勇利一愣,然后莫名其妙的就亲了维克托一口。然后立马脸红了。维克托趁机亲回去,来了个湿吻,手还偷偷伸进衣服里摸了摸勇利的腰肌线。维克托觉得勇利真的很容易胖,这最近没怎么运动,腰上摸着又软软的了。

03

“勇利,这绳子是做什么用的?”

“传说是驱除鬼怪的。”

“勇利,这是面条?”

“荞麦面。除夜吃的。”

“勇利~”

“维克托你怎么那么多的问题。”

“那勇利可以去我那里过年呀,也可以问好多问题,我肯定会一一解答的。”

勇利选择避开维克托。不然他就没法继续做事了。

04

到了晚上。除夜,大家都围在围炉边,勇利却发现维克托没在。

“勇利,你朋友呢,快去找找。”勇利母亲说。

“嗯,好。”勇利起身离开围炉。

除夜大家会围坐在围炉边吃年越荞麦。

勇利去找维克托。最后在自己的房间里找到了维克托。

“维克托,你怎么在这里。”

“因为勇利一天都在避着我,我在反省,是不是哪里做错了,你是不是生气了。”

“过年呢,维克托,走啦,吃饭了。”

“勇利~真没生气?”

“没有啦。只是今天特别忙而已。”

“真棒。那这个。是你送给我的?”维克托从怀里拿出年贺状也就是新年贺卡问道。

“嗯。我们新年都会寄很多出去。”

“这样啊……”维克托若有所思的把贺卡收了回去,始终记得寄很多出去的那句话。

05

吃过荞麦面,大家都看红白歌会。维克托又失踪了,勇利又去找。

“维克托,你怎么老是不和我说一声就离开了。”

“我是大人啊,不会走丢的。”

勇利坐在维克托旁边,“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你第一次过日本新年,会不习惯。”

“以后每年都会过,会习惯的。”

“啊?”

“勇利,我爱你。”维克托捏着勇利的下巴,凑过去亲,舔舐唇齿,热情如火。勇利被亲的措不及防,一下就被攻略了。维克托挑逗的勇利双眼迷离,软软的倒在他怀里。

勇利知道这一次他又逃不了。落入虎口的羊是跑不掉的。

“唔…维…明天要去参拜…”勇利侧着头,眼神迷离,羞的满脸通红。

“嗯,我温柔点儿。”维克托得意的笑着。

“你的和服……做好了……”

“我也好了,我进去了……”

“嗯……”

06

维克托大概知道新年参拜的重要性。所以手下留情了。

“勇利~起床啦。”

“唔……”勇利翻身遮住眼睛避开强烈的光线,“几点了。”

“八点了。”

“和服…”勇利突然想起来和服还没有拿回来。

“拿回来了。”维克托指向一旁,“我起来的时候,遇见了母亲大人,她问你,我说和昨天累着了,然后她说和服还没有拿回来,我就去拿回来了。”

“……”

“勇利~这个要怎么穿?”维克托拿着两件很相似的和服问。

“把衣服脱掉。”

“啊勇利,今天还要参拜呢。你这样我会忍不住的。”维克托笑得一脸无害。

“维克托你正经点儿行吗?”

“我哪里不正经了?”

“除了比赛的时候哪里都不。”

07

维克托很适合和服,大概他那种衣服都很适合吧。

新年第一天早晨,一家人会从年幼到年长者依次贺屠苏酒。吃一些新年的食物。然后出门去神社参拜。

新年到神社参拜的人络绎不绝。依次上前参拜。拉一拉绳子,合上手掌。

“勇利,你许了什么新年愿望。”

“说出来就不会实现了。”

“我希望勇利可以去我家过俄罗斯新年呢。”

“……”

“说出来就不会实现了?”

“会的。”勇利拿过抽到的签系在树枝上,“你是故意说出来的吧。”

“对啊。因为不说出来勇利就不知道了呀。”

“……”

“勇利,新年贺卡每个人都一样吗?”

“你的,不一样。”

“我的日语水平还没那么高。”

勇利向前迈了几步,笑的得意。因为那是他拜托季光虹说的中国的情诗呀。

“子若老死时,我愿为棺柩。抱子何安详,与子同腐朽。”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