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米爱番茄汁

岁月该很好,有你。

【灵契/熙华】警花的三个愿望

#新年快乐呀#


杨敬华有很多的愿望。

比如吃到肉。这个不可能实现了。端木熙那个混蛋绝对不会允许他吃的和他不一样。

再比如不用天天待在端木熙的身边,可以四处游走。

再再比如反攻?!

“啊啊啊啊这都是这些什么啊?”杨敬华甩甩脑袋,然后躺在屋顶上晒太阳。

端木熙除了睡还是睡,跟退休的老太爷没什么区别,大概那是提前享受退休生活。

太阳真的好好呀。杨敬华突然翻起来,咻得窜下屋顶,闯进房间。

“端木熙,端木熙——!”

端木熙紧皱的眉头,拉过被子盖住头装作没听见。

“端!木!熙!快起来,快起来!”杨敬华跑到床边,用他一贯采用的叫床方式。

端木熙实在忍受不了,起身坐着,手撑着下颚,睡意朦胧的看着杨敬华。

“又怎么了?”端木熙问。

“今天天气好好,我们出去走走吧!”杨敬华满怀期待的说。

“不去,不如睡觉。”端木熙一口否决,“太阳晒多了你的三魂七魄会散的。”当然这是端木熙随便找的借口骗杨敬华的。

“真的……吗?”杨敬华颓废的倒在床上,双目无神,“端木熙你快看看……我的三魂七魄是不是快散完了,我今天晒了大半天了……呜呜呜……我做人死的早,没想到做鬼也不长久……哇……我好命苦……”杨敬华在床上一边滚来滚去一边鬼哭狼嚎。

端木熙伸手一把抱住倒腾的杨敬华,“骗你的。”

“骗我……的!端木熙!小爷跟你没完。看我不怼死你,哼!”杨敬华像条上岸的鲫鱼,可劲的倒腾来倒腾去。

杨敬华趁机翻坐到端木熙的腰间,“端木熙,上次,做采访那次,你还骗了我!”

“嗯?”端木熙平静的看着炸毛又爱挑火的杨敬华,忍不住想把人压在身下真真切切的欺负一番。

“你说你是攻的那次!你明明就是仗着我不知道!你知道我吃了多大的亏吗?!”

“想报复回来?”

“那是当然。”

“你亲我一下,我满足你三个愿望,任何都可以。”

“真的?”

端木熙点头。

杨敬华犹豫了一会儿,回头看了一眼,确定门是关好的,然后快去低头亲了端木熙一口。端木熙伸手就把人搂怀里。

“就这样想要三个愿望,怕是不行,再补偿点儿。”端木熙摁住杨敬华的后脑勺,啃咬般在杨敬华温润的唇上掠夺。杨敬华死死咬着牙,脸羞的绯红,闭着眼,端木熙眉目带笑,一手袭向杨敬华腰间却不肯下了狠手,轻轻挠了一下,杨敬华经不住就笑了,端木熙趁杨敬华笑的时候嘴唇微张时迅速攻略已经不陌生的城池。

杨敬华今天穿的是衬衫,不是平时的那件绣花长袍,端木熙手也不老实,拽出杨敬华扎着的衣角,手沿着衣摆顺了进去。端木熙可以感受到杨敬华真实的存在,只是这细腻的肌肤不再有温度。

无论多少次杨敬华就是不会接吻换气。总是憋成大红脸。端木熙心疼,便没再继续,如品尝美味佳肴般,端木熙轻轻吮吸杨敬华的唇瓣,然后离开,短暂的目光交汇后端木熙把杨敬华摁到自己怀里。杨敬华伏在端木熙颈窝处,呼吸不稳,还微微喘息着。

他知道杨敬华平时大大咧咧的,对于这些事情还是很羞涩的。至于端木熙怎么知道巫山之事的嘛……这是个秘密。

“敬华,你的愿望是什么?”端木熙说。

“我要出去看看。”

“好。”

等杨敬华不再害羞了就自己起来,端木熙随机即坐了起来,下床准备换衣服。

杨敬华就看着他。

“怎么了?”端木熙不解。

“我说,你多大的人了,还光着脚下床,这可是地板,凉的很。你的身体本来就不好。”杨敬华吧啦吧啦的像个小媳妇儿。

“忘了。”端木熙找出鞋穿上。

收拾好之后出门。午后的阳光正好温暖的让人浑身懒洋洋的,悠闲的感觉。仿佛时间都过得慢了起来。

临走进街区时,端木熙抓住杨敬华的手,“敬华……那些人世间的东西,你最好不要碰。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记住了吗?”

“好好好,记住了。”

杨敬华甩开端木熙的手冲进入人群里,感觉很开心的样子。

杨敬华大概是真的很高兴。他已经接受了自己英年早逝,然后成为影灵的事实。不过这样也好,他不必再为生计担忧,姐姐也不用再买他那并没有什么作用的高价符。如果是以前,看见人多的时候,他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找他算命的人可以多一点。没人的时候他就只能呆呆望着人群,虔诚希望下一个就是来找他算命的。只是有点可惜,这些东西他做人的时候都没享受过。难道这就是先苦后甜?那他一定是被苦死的。

“那里。”杨敬华指向一个墙角,那里被朋克一族涂鸦的五颜六色的。

端木熙看过去。

“我在那里摆过算命摊儿。第一天遇见几个小混混算了命不给钱,然后一天都没有生意。第二天给一个人算了一整天,因为他非要跟我侃,结果发现是个同行,他来学经验的。第三天好不容易有点收入,被城管把摊儿给没收了,然后还赔了好多钱,然后我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租了房子开始维修电脑,副业还是算命。”

继续往前走,吃的店铺逐渐多了起来。他们来到了小吃一条街。

杨敬华其实给自己算了一卦,但是没有结果。他就知道他这一生可能不平凡,但是他又觉得自己是半吊子,不可信。从他死了以后他就再也没有算命了,因为他现在不愁吃穿啊,还算什么命。

“端木熙我要吃牛肉面。”

“不行。”

“这是我第二个愿望!”

“…”端木熙走进有些拥挤的小面店,他不沾荤腥所以他不太习惯。可是现在人那么多,他只能打包带走。肯定不能带回去,所以就在附近找了个住宿的地方开了房,就为了杨敬华想吃碗面。

端木熙站在阳台上。这片区很热闹,这是平民区,每个人过得都很实在而简单。如果杨敬华没有遇见他,也会那么平淡的过一生,他应该会很开心吧。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这城市越亮,人心就越凉。雾霾也会越来越严重。

“端木熙,我还有一个愿望是吧?”杨敬华走了出来。

“嗯,你想要什么?”

“爱卿看着眼下的风景,是不是很漂亮,这是朕看上的,爱卿去替朕打下来。”杨敬华一本正经。

“那样你会失去我的。”端木熙一脸无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端木熙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可爱了!”杨敬华伸手去捏端木熙的脸,“你是真的端木熙吗?”

“嗯,再摸我亲你啊。”

杨敬华像触电一样立马放开手,规规矩矩的站旁边。

“端木熙,你可不可以不做阳冥司?”

“嗯?”

“我给你算了一卦,你命里会有转机。”

“娶你吗?”

“怎么也是你嫁啊!!!我这么帅气,你这……说正事呢。”

“嗯。”

“算命的一般都是唬人的,因为窥探天机是要折寿的。所以都捡好的说,随便整整。可我是真的给你算过。我不怕什么,因为我已经死了。”

“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可以不做阳冥司。”

“我当然希望。”

“如果你喜欢我的话,我过了除夕可以和奶奶说。”

“我当然喜欢……端木熙!你又坑我!!!!”

评论(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