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米爱番茄汁

岁月该很好,有你。

【维勇】游乐园·前

#嗨呀单纯想写个游乐园梗小手一抖写了个“前”出来。

01

当勇利退赛的时候,维克托也退赛了。在勇利家附近经营了一家花店。享受悠闲的时光。勇利从父亲那里继承了温泉屋。

两人过着平淡而恬静的日子。

维克托每天都会把从花圃采下的第一支花送给勇利。然后再回花店里。

“勇利,这周末,我们关门出去一趟,怎么样?”

勇利不说话。

“今天一个顾客正好送了我两张游乐园的套票,不如我们就去这个游乐场吧。”

勇利犹豫了一会儿。两个大男人去游乐场,说起来,有点让人脸红呢。

不过维克托倒是很期待呢。大概是当初太多的时间都投在花滑里,现在更多的时候在弥补缺失的童年。

“那好吧。”

从周一决定出去玩,维克托从周一就开始准备。每天都笑的眉眼弯弯,特别迷人。勇利依然会多看两眼。

02

“欢……维克托,今天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明天周末,要出去玩,所以提前回来了。”维克托换好鞋子,把手里的玫瑰花递给勇利。

勇利非常无奈的接下了,“都说……唔……”

维克托非常热情的给了勇利一个吻,“回礼,谢了。我去泡个澡。”

“浴巾……”

“就拜托勇利拿进来了~”

勇利不想拿进去,因为今天没什么人,一进去,可以想象会怎么样。但是他还是拿进去了。

“过来。”

“不。”

“勇利~来嘛~”

勇利走过去把浴巾砸维克托头上,维克托伸手抓住勇利的脚。然后迅速的把勇利拉进来。

勇利跌到维克托怀里。

“我说了,勇利要乖乖听话,才不会吃亏~”

“别…还没打烊……”

“他们又不是不知道,勇利,所有的,现在就除了你还没有嫁给我。”

维克托笑着,勇利扭头看向其他地方,“不是说了不提这个吗。”

维克托伸手握住勇利戴了戒指的手,“这个戒指,戴了三年了吧。我一直以内勇利会求婚呢。但是啊,送了戒指之后就再没有任何反应了呢。”

“我……”

勇利当初真的很怕失去维克托,所以想尽办法,也想要留住他。但是现在他又难为情,和一个男人谈婚论嫁。

真的是……

勇利不再参赛之后,维克托就长期住在了日本。他俩的关系大家也都接受了,勇利倒是害羞了。怎么都不肯答应维克托的求婚。

03

原来已经三年了啊。

“取下来吧。”勇利突然说。

“嗯?”维克托笑容凝固在脸上。

“我说戒指。维克托,回俄罗斯去吧。”勇利挣开维克托的手,起身离开温泉池。他一身湿透,起来的时候莫名其妙觉得很冷。

“勇利…”维克托也站了起来。却没有动,目光如炬看着勇利。

“那个戒指,无所谓的……维克托也不用留在日本。维克托更适合世界,如果被我一个人独占了,我会害怕……”

三年前,勇利得了银牌,同年第二个赛季,勇利退出了比赛。同期,原本领先的维克托也退了塞。和勇利回到了日本,一起生活。

原来已经过了三年,勇利突然害怕了。他用一枚戒指,困住了维克托三年。如果维克托不是因为他,也许比现在过得更好。

勇利闹脾气。维克托知道勇利在闹什么脾气。可是这道坎得勇利自己迈过去。

勇利明显要哭了,但是他跑太快了,维克托不着寸缕,根本没办的追。

“勇利……!”


04

勇利真的有很多没有告诉维克托。

从维克托做他的教练开始,就不断有维克托的FAN在社交软件上围攻他。三年了,勇利也承受不住网络的流言了。在维克托提到时间的时候那一瞬间所有的情绪都爆发了。

开始他不觉得什么,他只想留住维克托。因为曾经离他那么远的一个人,只能是他憧憬的人会来到身边,所以他拼命想要留住。

现在过去这么久了,勇利觉得自己很自私。他想永远留住维克托,但是维克托的FAN说的对,维克托那么美丽的一个人,是属于世界的。并不属于他一个人,他只会耽误维克托而已。

勇利坐在庭院前,月光皎洁,他伸出手。金色的指环亮闪闪的,折射的光,让勇利眼睛涩涩的。

这是在巴塞罗那的教堂里,他们互相给对方戴上的。

那个时候不知道,这就是爱。在日夜的陪伴中早已生情。

勇利将指环缓缓从手指上取出。指环脱离手指的时候,那一刻,勇利哭了。眼泪无声无息就掉下来了。

爱啊,一旦发现了,才知道无法根治了。他真的喜欢维克托,但是他不能再耽误维克托了。

维克托找到勇利的时候,看到了被勇利放在一旁的指环。站了好一会儿,也把自己手上的的指环取下来,握在手里走了过去,在勇利背后停下。

“勇利,你真的希望我回俄罗斯吗?”

勇利不说话。

“不同意?”维克托有点高兴,下意识握紧了手,指环的形状清晰可以感觉得到。也许勇利就只是闹点小脾气。

“回去吧。”勇利轻声装作轻松的说,勇利怕说的声音大了,会忍不住哭出来。

维克托的手无意识的松开,指环掉落在地上。落地的声音像空气的悲鸣。

“如果是勇利希望的,我会到做的,就像勇利当初希望我留下一样。”维克托说完久久凝视勇利的背影,目光深邃,蓝色的眼像大海,蓝色却是忧郁。


05

维克托离开之后,勇利才敢去找维克托掉落的那枚戒指,可是怎么都找不到,勇利着急的眼睛红红的。

最后在角落里找到那枚戒指,勇利把两枚戒指收好。紧紧我在手里,力道大的膈的他都觉得疼。

维克托也许真的会离开吧。

第二天早上。

本来说好今天和维克托去游乐园转转,但是勇利就是没看见维克托。他去花店也没有看到维克托。

勇利转着转着就去了游乐园。周末的人有点多,很热闹。

如果维克托来了,他第一个会选择什么玩呢?

过山车?

鬼屋?

海盗船?

可是维克托不在啊。玛卡钦也不见了。

也许维克托真的带着玛卡钦回俄罗斯了吧。可是如愿了,勇利一点也不开心,越想越心痛。

“嘿,勇利~我在这儿~”

“维克托…”勇利转头,人来人往,唯独没有维克托的身影。

勇利以为维克托怎么都不会离开,即使自己那样说。

可是维克托当初真的很干脆的就留了下来,所以他离开,也很干脆吧。

“笨蛋维克托。”

06

维克托回去了挺好的。也许没有了自己,过段时间他就会重回花滑。

第一天,勇利还没什么。

第二天,他就开始思考人生了。

第三天,他开始后悔对维克托说那些话他。

第四天,他开始查询去俄罗斯的飞机票。

第五天,勇利给yuri打了个电话,yuri语气不爽的说维克托没有回来,然后就挂了。

yuri好像真的只有在奥塔别克面前会温柔一点呢。

第六天,温泉屋休息一天,勇利就躺在地板上装死。

维克托没有回俄罗斯,那他去哪里了……

“如果这是勇利希望的,我会做到的……”

“维克托……”勇利真的后悔那天说了那些话。勇利翻身,迷糊中看见了玛卡钦。

玛卡钦都见不到了,那么维克托真的就走了吧。

07

玛卡钦?

勇利看见了玛卡钦。他立马翻坐起来。玛卡钦撒欢的跑过来,嘴里叼着一朵玫瑰花。然后跑到勇利身边,勇利伸出手,玛卡钦仿佛知道似的,就把花放在了勇利手上,然后使劲摇尾巴。

“饿了吗?”勇利看着玛卡钦。

玛卡钦摇尾巴摇的更厉害。看来是饿了。勇利把狗粮倒到玛卡钦的专属碗里。然后才取出卷好夹在玫瑰花里的小纸条。

展开一看,是游乐园的套票。时间是明天。

08

勇利已经迫不及待的相见到维克托。所以他根本没有看时间,抓起外套就往外面跑了。

“相原小姐,拜托你看店了。”

相原是温泉屋的兼职工。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不过寒冬里,再明媚的阳光,也会特别冷。加上前段时间下了雪,积了很厚,这两天出太阳,雪会化。

勇利跑到游乐园,都没有休息一下。就是因为他特别想见到维克托。想和他说声对不起。

勇利气喘吁吁的停下来,然后抬头一看,维克托果然在游乐园的入口站着。阳光正好,洒落在维克托的身上,这种感觉就像勇利第一次看维克托的花滑,那种惊艳。

勇利又立马跑过去,扑到了维克托怀里。

“维克托。”

“嗯。”

“我以为你真的回俄罗斯了。”

“勇利不是希望我回去吗?”

“不……是因为所有人都觉得你应该回花滑。你属于世界,而不应该是我一个人……”

“可是我从来没有说过。”

“维克托,不要走。”勇利紧紧搂住维克托的脖颈,把头埋他怀里。

维克托一手搂住勇利的腰,一手扶在勇利的后脑勺,“勇利你这样好可爱,我想吻你。”

勇利刷的就脸红了,没有说话,然后闭上眼。维克托低头凑过去,吻了下去。

这样听话的勇利,真的不止想亲亲他,这么简单。

勇利不会知道维克托这几天是去了花圃。花圃那边出了事,需要维克托去处理一下。也正好让勇利冷静一下。

大概这一次过后勇利就再也不会说那样的话了。

当然这些,维克托暂时是不会让勇利知道。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