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米爱番茄汁

岁月该很好,有你。

【被囚禁于手中的你】远方的远方

#春人x我
嗨呀。沉迷春人不能自拔。
私设。写的怪怪的。
就这么凑合吧。#

001

去了一趟海边,看见的船只。有些想念大陆。蔚蓝的大海,一望无际,远处与白天相交一线。

“去了趟海边,能够看见船只哟。”

“是船吗?要是能和你去一个遥远的国度的话……”

“我也想和你去远方,去见漂亮的姑娘。”

“如果方便的话就申请一下会见吧。”

002

「今天是和春人见面的日子。」

“小泽小姐,如果有情况请大声呼救。”

“嗯,谢谢你。”

走进会见室,春人已经等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我这边,温柔的目光仿佛能腻出水。

“上午好。”

“上午好。”

“哈哈哈……春人总是这句话呢。”

“那,我该说什么呢?”

“嗯……嗨,妞儿?”

“……感觉像个流氓一样。”

“哎呀,春人的生活一成不变多没有意思。”

“有你在就挺好的了……你有时候你出乎意料的举动总能让我大吃一惊。”春人脸颊微微泛着红晕。

他总是容易脸红呢。

我伸手敲了敲玻璃,示意春人靠过来。

“春人。”

“嗯?”

“我们越狱吧……”

“……?”

“我想和你去远方。所以我们越狱吧。”

“我……”

“放心吧,交给我。你听我指挥就好了。”

“好。”

“等我。”

003

我和春人只有两个人。

该怎么逃出去呢?

我去岛上四处转了转。废弃的垃圾场几乎没什么人,杂木林有管理员。医务室守卫最薄弱。

申请了再次和春人会见。

“春人,你装病。然后让守卫送你去医务室,趁夜去废弃场那边。第二天八点会有去大陆的船。”

“嗯。”

无论我做了什么决定,春人都会温柔的点头,说好,同意我。

对于春人,一直看管的不太严,因为他们希望春人能快点恢复记忆。

004

一直带我的守卫因为有事离开的这座岛,来了一个新的守卫。

春人真的被送去了医务室。快要天黑的时候,我去了警卫室。

“那个,我想去看看春人君。现在天黑了,我一个人怕,你能陪我一起去吗?”收起往常流氓心,装得柔柔弱弱的。

“如果是小泽小姐的话,没有关系的。”

“谢谢你。”

我让守卫和我一起去医务室。其实另有打算。

“小泽小姐,岛上的生活很辛苦吧?”

“是啊。什么都没有呢。”我委屈的说。

“真希望快点结束啊。”

我把一早准备好的口罩递给跟着我的守卫,“最近流感很厉害呢,做好防护措施很重要哟。”

守卫伸手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的把口罩接过去戴好,“谢谢小泽小姐。”

“你好,我是如月春人的指导员,听说他病了,来看望他。”

“306房间。”

进到房间里,春人坐在床边。

“一起进来吧,站门口怪怪的。”我对守卫说。

“啊……好。”守卫先生有些拘谨的走了进去。

我伸手关好门,悄悄反锁。拿出一开始就准备好的乙醚。

如果不是春人,我早一个人偷偷溜了出去。这里是困不住想飞的鸟儿的。

上前,勾住守卫的脖子,一手把浸了乙醚的手巾捂住他口鼻。守卫奋力挣扎不过几秒,就被放倒了。

春人就这么看着我。满眼吃惊。

“春人,换衣服。跟我走。”

“好。”

春人换好守卫的衣服,我们把守卫弄到床上盖好被子。

“回不了头了哟。”我笑着对春人说。

春人伸手抓住我的手,“我不会再放开第二次的。”

我松开手,走了出去。

“护士小姐你好,306房间的病人让我给你说一下他要休息了,如果没什么事请不要找他。”

“嗯好的。”

005

黑夜最难熬。因为很冷,也充满了未知,我们待在废弃的小屋子里。

“来我怀里。”春人突然说。

“啊?”有种被调戏了的感觉,脸还微微泛红。

“夜里很冷,我比较不怕冷,我抱着你,你就不会冷了。”春人平静的说。

我往他那边挪了挪。他一把把我拽了过去。

“我有好多的事没有告诉你。”我说。

“以后还有很多的时间。”

这样简陋的计划,要是回去说给老大听了,怕是要被笑话好久。不过老大应该快来了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大概就是我坑了你吧。”我说完便转过头去,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是我愿意的。”

外面想起了脚步声。

“走吧。”

春人有些吃惊。但是还是选择站了起来。

“从你一开始见到我时,你问我是不是指导员时你就应该知道。我没那么简单。老大来接我了。先从这里出去吧。以后的以后再说。”

“会很麻烦吗?”

“大概会吧。”

“没关系,我这辈子都愿意和你耗在一起。”

“嘿。别说的那么沉重。”

006

登上直升机的那时,耳边只剩下了风声。我紧紧的抓住春人的手。

“等回到大陆,我们一起去坐摩天轮吧。”

“好。”春人意识已经有些模糊,被用药了,但是没大碍,就任由他睡了过去。

守卫是我故意勾引的,一开始登上岛的时候我就打算借助守卫逃离这里。现在也只是带了一个春人走。

“我的大小姐,你带走的可是个大麻烦。”陪同的人看到春人的时候有些吃惊,然后对我说。

“还没有你们解决不了的大麻烦?”挑眉反问。

“那你该如何还老大呢?”

“这条命够不够?”

“呵呵呵呵……小泽小姐你开玩笑了。”

“那你还不闭嘴。我的事轮不到你来过问。”

“嗨呀,开个玩笑。”

该怎么还呢?我也不知道。大概会很麻烦吧。不过做什么事又不要代价呢?

@名字很长的D。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