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米爱番茄汁

岁月该很好,有你。

【镇魂街/禁燕】永生

守护灵本就死过一次,又何惧第二次的魂飞魄散。

末将于禁,愿为曹家世代赴汤蹈火。

魂飞魄散又何惧。

于禁睁开眼,望着眼前的人。黑衣假面,一身厉气。却感受不到什么恶意。

“于禁,我念你一份赤城忠心,将你三魂七魄召回。”

“主公怎么样了?”

“有许褚相助,不必挂心。不过,你……自我召回你三魂七魄时,你就不能再做守护灵,也去不了镇魂街,也就是说无法转世。”

那人目光深邃,看不清想法,于禁也猜不透。不过主公没事,他就安心了。

“于禁,我看你心事重重,还有事未了结?”

“……”

“但说无妨。”

“恩公,于禁此生不跪曹家以外的人,今日在您面前跪下,只有一事相求。”于禁撩袍跪下,“请恩公救救燕青。燕青不坏,只是遇人不淑。他跟着卢少爷,怕也是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

“也罢……你且出去候着。”

“谢过恩公。”于禁起身走了出去。走出去以后才发现与一直所在的繁华城市有着天壤之别,四处翠竹丛生,幽静,茅屋简陋,却也能遮风避雨。让于禁生出几分亲切感。

这时代变迁,他所在的年代早已经淹没在历史长河里,他只能从史书来寻找前世之事。

他从再次醒来之时,就是守护灵,如今魂飞魄散之后遇到恩公将自己灵魂召回,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大约一两个时辰之后,茅屋的门打开了。

“于禁,这里可以供你们居住,我走了。我只能帮你至此,剩下的随缘。”

“多谢恩公,日后若有用得着于禁之处,请尽管吩咐。”

那人走了,不知去往了何处。于禁推开门,看见燕青躺在床上。

于禁第一眼见燕青就觉得他好看,他从没见过生的如此好看的人。可是非要是主公敌人的守护灵,让他不知该如何是好。如今他们都不再是守护灵,于禁就想护着燕青了。

于禁一直觉得燕青这人一定没羞没臊的,因为燕青不穿衣服。看着看着于禁老脸一红,伸手拉过被子给燕青盖上,然后走出去,练拳脚功夫冷静一下。

“你是谁?”

于禁闻声回头,看见赤裸着上身的燕青站在门口。有那么一瞬间的陌生感。

“在下于禁。”

“那我是谁?”

“燕青。”

燕青似乎忘记了一切,包括他自己的所有的事。

于禁似乎听过,有些事,痛到极致就会被人选择性遗忘,而燕青忘记了他的一生。

“我是于禁,你是燕青,我们关系很好很好。”于禁说不出是夫妻的话,倒是臊的脸都红了。

“很好,那种好?”燕青疑惑不解。

燕青一直是个温柔的人,目光温柔的透着悲伤,现在忘记了一切,眼神里倒是干净纯粹的很。

“很好……”于禁说完就背过身去。

“那我是喜欢你吗……?”燕青喃喃道。

“不说了不说了……你把衣裳先穿上。”于禁善战,却不知该如何来应付儿女情长,紧张的像个刚出阁的黄花大闺女。

“没有衣裳。”燕青说。

于禁把披风结下为燕青披上。

“那我们可以去买衣裳吗?”

“不可以。你病刚好,不能乱走,需静养一段时间。”

“那好,过些时日再去。”

入夜,燕青准备休息,于禁却打算出去。

“你去哪儿?”燕青起身,看着于禁将要出去的背影问。

“床小,睡不下我们两个大男人。”

燕青低头扫视了一眼,确实有点小,但挤一挤还是睡得下。

“那你打算睡那儿?”

“我身强力壮的,哪儿都能凑合一晚。”

“我看这方圆百里怕是没有人家。”

“谁……”于禁话还没出口,燕青就抓着他得手,把他往回拉,说:“今晚先凑合一晚罢,明儿把床改一下。”

睡在床上时,于禁就想,就这样一直下去也好。

“于禁,你可以跟我说说我的事吗?”

黑夜里燕青的声音很轻很轻。

“你……”于禁有些犹豫。

“嗯。”

“你,有长生,不老不死。但不是人类……”于禁想要继续说下去,转头就发现燕青已经睡了。

皎洁的月光透过纱窗静静落下,落下一片温柔。

于禁伸手靠近燕青的手,却不敢握住,明明冰冷没有温度,闭上眼却满是温柔。

寂静中,两人各怀心事,难以入眠。

其实燕青没有忘记,只是他不想再背负责任了。他看过少爷儿时的落魄,陪他度过了艰苦。可是当一个人拥有了权利之后,就会改变,他却因为守护灵的身份,所以他要世代效忠卢家。无法抗拒,也不能抗拒。而于禁不同。他羡慕于禁,而那个人现在就在自己身边,有些不可思议。

“于禁,别走……”

“嗯,不走。”于禁抓住燕青的手。

我愿用永生换你做你身旁人。当燕青选择说出遗忘的那一刻,他就与卢家的恩恩怨怨一刀两断。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