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米爱番茄汁

岁月该很好,有你。

【无法逃离的背叛】记忆缝隙

#若宫奏多X祗王夕月

“我一直想,大家一起去烧烤、去露营,到了夏天再去一起去海边。樱花开了的时候和院长和那些孩子们再一起开怀畅饮。”

最后夕月选择和若宫奏多回到朝阳孤儿院。

“这一世抛弃记忆的夕月并不是由希,夕月只是夕月。他怎么选择都不要去责怪,这是我们欠他的。”祗王天白对着一众戒之手说。

“可是……”有人欲言又止。

鲁卡转身离去。

“鲁卡……”十瑚叫住了离去的鲁卡。

“除了由希,一切都和我没有关系。”鲁卡银色的眼眸又恢复了以往的神色,深邃,望不见底,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我们不是同伴吗?”十瑚上前想抓住鲁卡。

鲁卡停滞了一会儿,然后还是毫不留恋的离开了。离开时,风起,吹起衣袂,背影孤寂。由希是鲁卡的全部。可是这一世,夕月什么都不记得,一点记忆都没有。

鲁卡走后,大家纷纷离开。

“泠呀在哪里?转世了吧。”祗王天白站在夕阳里。

最后只就下了吴绫冬解。他有些担忧,问道:“天白大人,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回去吧。”祗王天白并没有回答式部冬解的问题,踏着木屐,沿着夕阳,走在青石板路上,两旁的翠竹随风曳响。式部冬解也跟上脚步,慢慢走着。

夜晚。樱花盛开。樱花在盛开之后就会在枝头慢慢凋谢。月光皎洁,樱花纷飞,宛如梦境。

祗王天白站在樱花树下,抬头仰望盛开的樱花。

千年前,他,泠呀,夜御,三人一起也曾在这样皎洁的月光里一起赏樱。

那时泠呀的能力已经强到让人心生畏惧。夜御也有了一些想法。她将想法告诉天白,却不巧被泠呀听见了。

“泠呀,夜御她没有其他的意思。人类对未知的东西会有恐惧是理所当然的事。”

“那你?”

“我自然是相信你。”

祗王泠呀没有再说话,抬头看着眼前的樱花树。

“多亏了泠呀的悉心照料,这棵树终于要开花了。等回来时,一起赏樱花吧。”

“嗯。”

约定在一片火光中碎裂。祗王天白回来时,整个村子都被火灼烧着,夜御也死了。泠呀带着黑暗站在火光里,还伤了祗王天白,留下了永远的印记。

“一切都太迟了。”

“泠呀……”

“太迟了。”

泠呀离开了,带着黑暗。夜御却再也醒不来,气愤,悲痛,一瞬间让人感受到绝望。

所有人都认为这一切都是人类和杜拉斯混血的泠呀做的。可是祗王天白并没有看见事情的开始,他回来时一切都太迟了。

泠呀失踪了之后,祗王有王也再也没有出现过。

那日夕月的话让祗王天白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一切。

一切真的是泠呀做的吗?他真的信错人了吗?祗王有王后来去了哪里?

“人类是存在背叛的。”祗王泠呀这样说过。

“夕月,累了吗?”若宫奏多轻抚夕月柔软的头发,“累的话就靠着我睡会儿,还有一会儿才到家。”

“奏多先生,也累了吧。”夕月摇摇头,“我还能行。”

“不要勉强。”

“嗯。”

“夕月,上中学后就要从孤儿院搬出来了,你考虑好住哪儿了吗?”宫若奏多问。

夕月摇头,转头看向窗外,“等回去就找合适的地方。”

“不介意的话,你搬来和我住吧。”

夕月立马转头看若宫奏多,“会很麻烦,我还是……”

“夕月。”若宫奏多打断夕月的话,“是夕月的话,怎么会麻烦?夕月,你会选择和我回来,难道还要这么……”

“不不不,奏多先生……”夕月说着红了脸,不知该如何继续下去。

“搬来和我住吧,不要拒绝。至少在你大学毕业前,在你找到工作前,不然太辛苦我会心疼。”

“嗯……那好吧。”夕月对若宫奏多先生露出暖暖的笑。

不一会儿,夕月就晃晃悠悠打盹儿,若宫奏多伸手把夕月的头扶住摁到自己肩上,“夕月安心睡吧,我在呢。”

人类是存在背叛的。但是夕月让宫若奏多学会了相信。若宫奏多的记忆已经苏醒,在转世时封印的泠呀的记忆。

仇恨,苦痛,孤独。延续千年的孤寂与苦痛,他受够了。和祗王一族战争也该结束了。

背叛。所有人都知道祗王泠呀背叛了祗王一族。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觉得是祗王一族背叛了祗王泠呀。

因为泠呀是人类和高级恶魔杜拉斯的混血,天生就带着令人畏惧的力量,所以不被一部分祗王家族的人信任。而泠呀一直相信着祗王天白,可是最后祗王天白却没有相信他。

他厌倦了。不想再继续战斗了。这一世的夕月没有由希的记忆,夕月只是夕月。他想守护这个人类。大概他也能明白身为高级恶魔,有着高贵纯正血统的父亲会喜欢上身为人类的母亲的那种感情。

正如他现在对于夕月的感情,想用尽能力一生保护。

“夕月……夕月……”

夕月迷糊之中听见温柔的声音在呼唤自己,缓缓睁开眼。

“奏多先生……怎么了?”

“我们到了。”

天已经黑了,夕月跟在宫若奏多后面下了地铁。

“小家伙们肯定已经休息了,今晚先住我那里吧,明天再回去。”

“嗯。”

回到住处,洗过澡,夕月没有衣服穿,就暂时穿了若宫奏多的衣服。若宫奏多的衣服对于夕月有些大。

“夕月,你先睡吧。”宫若奏多说。

夕月收拾好床铺,等着若宫奏多,但是真的好困好困。不一会儿就睁不开眼了。

黑夜,皎月。微风,粉樱。祗王天白却感受一股越来越近的寒冷。

“泠呀……”

“祗王天白。”

“你……若宫奏多。”

“樱花又开了……呵呵,这么想战斗?可我不是来挑衅的。祗王天白,没有了神之光,你们无法战胜我。”

“泠呀,你想怎么样?”

“约定和平,直到夕月不在的那一天。”

“泠呀,我可是要亲手杀了你。”

“我们又一起赏樱花了,约定算实现了吧。千年了……”

提到千年前的那个约定,祗王天白有些动容,毕竟那时候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关系还很好,祗王天白痛心问到:“你为什么要背叛祗王一族?”

“那你为什么不信我?”

——也许泠呀没有背叛呢。有人试着去相信他吗?

夕月的话又浮现在耳边。

“我会尽力安抚祗王一族。”

“那样最好。否则我真的会屠灭祗王一族。”泠呀挥手,穿梭之门现于眼前,“一起找出当年的真相吧。我不想再继续这千年之战了。”

“泠呀……”

清晨,夕月睁开眼,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

“奏多先生……”夕月掀开被子,赤着脚走下床,四处寻找。

“奏多先生……”

若宫奏多关上门,蹲身拿起一双拖鞋,朝那急匆匆的背影走过去。

“夕月……”

“奏多先生!”夕月转身,着急的走过去。

若宫奏多蹲身放下鞋子,“先把鞋子穿上,地上凉。”

夕月低头,穿上拖鞋。然后抬头看着,目光说不清楚的感觉。

若宫奏多伸手凉夕月伸手拥入怀里。揉了揉夕月柔软的头发。

“我在呢。”

一阵风起,若宫奏多将夕月拉到身后,看着不请自来缓缓走近的人。

“鲁卡。”若宫奏多怀着敌意看着走过来的鲁卡。

夕月伸出头,看着鲁卡。他从第一次见鲁卡的时候就觉得他们之间存在着什么。但是想不起来。

“夕月,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吗?如果是,我会尊重你的选择。如果不是……”

夕月愣了一会儿,然后点头,“是。”

鲁卡目光露出了悲伤,看着夕月,然后转身离去。又是一阵风起,这次的风带着悲伤情绪。夕月拽住若宫奏多的衣角,他觉得有些莫名对不起鲁卡。

奏多先生有最温柔的笑容。如果这份笑容可以守护,夕月愿意做这个守护者。

————————
一直很心疼奏多,特别泠呀是他反复说放弃若宫奏多身份时,心就特别痛。所以夕月选择回去,那么这一世,奏多和夕月就能永远永远在一起。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