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米爱番茄汁

岁月该很好,有你。

【维勇】YURI!!!Merry Christmas

#其实和圣诞没什么关系?用了圣诞节的一个梗而已。

赛季结束了,勇利拿到了银牌。一行人也陆陆续续的归国。

披集高扬着手臂和勇利告别。

站在入口处,披集双手做喇叭状,“勇利,结婚的时候一定要通知我呀!”

机场人来人往。有人驻足,有人回头望。勇利红透了脸低着头,维克托挥挥手表示再见,笑得很甜。手上的金色指环仿佛随时映出好看的光芒。

披集走了。尤里奥他们的航班也在催促登机了,尤里奥一脸不屑的从勇利身边走过去,却还是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站在勇利身边的维克托。

维克托看的却是他的前教练雅科夫。雅科夫和他前妻莉莉娅并肩走在一起。维克托和雅科夫就相互看着。

雅科夫的眼神大概是在说,要不要回来训练?

在维克托离开的时候雅科夫就说过既然走了就不要回来的类似的话,但是他真的舍不得维克托。现在维克托又说要重回竞技场,自然是希望维克托回来。

维克托早就看透雅科夫眼里的话,毕竟是那么多年的老交情。

“我说过要回竞技场,但是我依然会是勇利的教练。不过有空我会带勇利去拜访雅科夫你的。而且这次尤里奥第一次参加成年组就获得金牌。我可要回去好好安慰一下勇利呢。”

雅科夫冷哼一声,然后离开。维克托笑眯眯的向他们挥手。

“尤里奥,为了下一个赛季也要努力哟,说不定下一次见面我们就赛场上见了。”维克托朝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说。

尤里奥脚步停滞了一下,却没有回头,嘴里喃喃着:“死老头子,下一次一定还是我赢。”

维克托打了个喷嚏。勇利把玛卡钦周边抽纸递上去。

维克托返程的航班即将起飞,催促着旅客登机。

“走吧。”维克托拉起勇利的手前往登机口。勇利红着脸,跟着脚步一路走着。小迷妹们的闪光灯闪烁不停。

维克托果然是维克托,那么耀眼,那么迷人。他重回竞技场,勇利突然觉得有些惶恐。

“维克托,放开啦,有人看着……”

“可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勇利是我的了。”维克托凑过去,“想让他们知道勇利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可以诱惑我的。”

勇利红着脸瞪大眼看着维克托。维克托伸手抬起勇利的下颚然后吻了下去。温润软软的唇,让维克托不可抑制。

“啊啊啊……维克托你在干嘛!”勇利害羞的快要找个地缝钻进去。如果他知道有人已经把照片传到SNS上然后引起了疯狂的转载。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钻进角落。

维克托拉着勇利的手,十指相扣,坦坦荡荡的登机。

一起回到日本后,维克托以教练的身份理所当然的住在了勇利家。又找了各种各样的借口搬到了勇利的房间里。以各种各样的借口和手段占着勇利的便宜。

“勇利,起床了!聚会要迟到了……”

勇利看到维克托的脸后,一下羞红了脸躲进被子里。

维克托抓住被子,玛卡钦一下跳上床,翻来跳去,折腾的勇利不得不起床。

“明知道今天有聚会,昨晚还……”

“那是因为勇利~太诱人了~”

维克托伸手把勇利从床上抱起来,然后走到穿衣镜前放下,准备给勇利穿衣服。

勇利扭过头去,不去看镜子。维克托拿着白色衬衫站在勇利后面。

“勇利,伸手。”

勇利把手伸进衣袖里,维克托就顺势从背后把扣子一颗一颗扣上。温柔的一举一动,勇利又昏昏欲睡。勇利顺势就躺了后去,靠在维克托的怀里。

收拾好后,两人一狗就准备出门了。

“我们出门了。”

“路上小心。”

推开门,阳光明媚,樱花开得正好,一阵风过,樱花就簌簌往下落,随风远去。

每年樱花盛开时,总有一种情绪在悄悄蔓延。大概名为爱情。玛卡钦撒欢的在路上跑来跑去。

“樱花,好美。”维克托感叹到,“勇利~我要一直住在这里~”

“如果不乱来的话,倒是可以……”勇利一本正经的说。

维克托伸手揉了揉勇利的头发,笑眯眯的“那是不可能的。”

每年樱花盛开的时候,就像一场盛世。特别是周末的时候,人会很多。想要在樱花树下聚餐,都是要提前占位置。

“勇利~!”美奈子老师看见勇利他们进来了,就挥挥手,招呼他们过去。

“美奈子老师。非常抱歉,我们来迟了。”

“快坐下吧。”

“嗯。”

西郡豪家的三姐妹今天也跟着父母一起来了。

“维克托,马上就要有新的赛季了。你要参加吗?”三姐妹期待的望着维克托。

“尽情期待吧。一切都有可能。”

三姐妹撇嘴然后回到小优身边。

“这三个小家伙这么喜欢滑冰,不如让她们成为选手吧。”美奈子提议到。

小优笑着摇头,“她们的热爱不是勇利的那种。”

“小小年纪就懂得不少。小家伙,你们的英文念的怎么样?你们妈妈可是很了不起。”美奈子看着几个小家伙,又看向勇利,“勇利的英文很差呢。”

勇利一下被团子呛到了,“美奈子老师!!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突然想到了。时间过得真快啊。勇利都长大了。我认识你妈妈那会儿,我们也才你们这样大,不,还年轻一点。”

美好的时光总能更容易让人产生恐惧,美奈子忍不住就回忆起当年很多的事情。

“勇利去便利店帮我买瓶酒。”

“啊,好。”勇利穿上鞋往便利店走去。

“团子,好吃!”维克托尝了一口团子,好吃的眼睛都眯着笑。虽然这还是没有勇利家的猪排饭好吃。

“维克托,你打算怎么和勇利的父母说呢?”美奈子问。

维克托表情认真起来,“其实他们都已经知道了,从巴塞罗那回来以后,只是大家一直没有捅破那张纸。而且勇利还没有做好和我结婚的准备。”

如果上一次拿到金牌,那么一切借口都成为理所当然,但是差一点。勇利也因此一直避开不谈。

维克托继续说:“我想珍惜勇利一辈子,所以不着急,慢慢来。我还有余生可以陪勇利一起。”

“结婚的时候记得请我们。”

“好。”

勇利回来就看见美奈子老师看他的眼色总有说不出的感觉。

赏樱花结束,已经是日落时分。晚霞染红街道。玛卡钦玩了一天也累了,老老实实跟在维克托身边。维克托牵着勇利的手,想起今天和美奈子谈的话。

“勇利,听说你英文老是念不好?”

“哪有!”

“那圣诞快乐怎么说?”

“今天又不是圣诞节。”

“上次因为圣诞节是我生日,你没有说,今天补上。”

“ クリスマスおめでとう。这样?”

“用英语。”

勇利低下头。

“不说,明天就训练加倍。”

“为什么啊……!”

“这是教练的命令。”

“等等,我在想怎么拼……”勇利终于想到,抬起头:“维克托,Merry Christmas!”

“NO,Marry me。”

勇利一下就愣住了,然后脸就红了。

“不着急,我可以慢慢等。因为你是勇利~”维克托伸手抱住呆滞的勇利,伸手抚摸着勇利的头安慰着他。

@D 带上我的小天使。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