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米爱番茄汁

岁月该很好,有你。

【原创】平生欢喜皆因你

记住他是因为他的名字。

“先生,姓名。”

“平生,无姓。”

他抬头,又低下头,把名字一笔一划写上去,清秀小楷。

他将信放进信封,封好递回去。“好了。”

他将酬劳放在桌子上,拿着信转身离开。

不知为何,梁姜总觉得那名字很美,大概是有美好的寄托。

平生,一生。

战乱年代,平安喜乐便是最好的追求。一生平凡,也是一种美好。

梁姜,他叫梁姜,是一个写信的,偶尔抄书,谋生不行,消遣时光而已。

他叫平生,经常来找梁姜写信,他口述的内容琐碎、平淡,梁姜却很愿意给他写信,就像两个人的生活有交集一样。久而久之,二人也有了些许交情。

一次闲聊,他说:“父母是读书人,死的早,我奶奶便不准我读书了。她说读书人,思想太多,战乱年代不容易活下去。”

“信写好了。”

“我想请你帮个忙,不知道可不可以?我会给钱。”

“什么?”

“帮我在十天之后把这封信寄出去。地址是这里。”

平生将钱放在他手里,目光诚恳。

“好。”

此后梁姜很久都没有见到平生,直到城池沦陷,百姓撤离的时候,他在军队里见到了他。

所以有些事情就是注定了的。

入夜,有人敲门,梁姜起身,“谁?”

“平生。”

梁姜打开门,看着他一身军装,不似当年。

“那封信我寄出去了。”

“对不起。也…谢谢你。”

“我照做了,只是…”

“我要走了。天亮就出发。”

平生将两年以来攒的钱全部给了梁姜,“照顾好我奶奶。”

梁姜话到嘴边,没有说出来。

平生两年前走的时候,寄的那封信,他至今还记得。

奶奶,以后若有事请写信告知,地址已改。

平生将信的地址改成了梁姜的住址,所以梁姜总会收到信,看着那盼望的内容,他不得不回信。

平生说他不识字,梁姜认真思考了一下,大概是骗他的吧。

从军后,第二次见到平生时,平生说:“我是骗了你,我找你写信那么久,就是想看看你是怎么样的人。”

“我需要一个写信回家的人。最好是亲人都不认识的人,因为奶奶不希望我参军,我只能说我外出学习了。”

梁姜没有说话,平生依然将钱留下。

“如果我死了,接收人是你。那时酌情写信告诉奶奶便是。我们算是朋友吧。”

朋友,大概吧。

他们的事情十年交织在彼此的生命里。梁姜搬家很多次,但是依然写信给平生的奶奶,只是平生再也找不到他了。

战争结束之后,平生没有留恋任何东西,回到家乡。三个月后收到一封信,依然是梁姜写的。

平生自然要去找梁姜,去好好道谢。

那日,风和日丽,梁姜听完戏曲从茶楼里出来。

如今大家都不再年少,两鬓斑白。

“梁先生。”

梁姜回头,那男子西装笔挺,气质不凡。

“先生,写信吗?”

“嗯。”

“写给谁?”

“写给梁先生,多谢他多年履行诺言。”

梁姜没有说话。

“这一次我自己写,只希望梁先生,可以告知地址。”

“素昧平生,何来言谢。”梁姜其实很生气,这样的一个人,他根本就不知道。

“各自瞒着各自的事情,我的份还请梁先生见谅。”

梁姜是出身世家大族,平生家代代英豪。都以最普通的模样靠近了对方。

“战乱时,最不敢奢求平凡。所以我也愿意维持那样平凡的关系,只是我更愿意上场杀敌,只为和你同处一个和平年代。”

“道谢就不必了,改日陪我看戏吧。”

毕竟是多年交情,虽有不满,但是也只是害怕“征战几人还”发生,如今江湖归来,两鬓斑白,也好。

“好。”

“先生,姓名。”

“沈平生。”
#其实更愿意写原创,只是懒得想,想写长篇,但想的太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