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米爱番茄汁

岁月该很好,有你。

【香蜜】龙凤呈祥

#圈地自萌##不喜劝退#

神魔大战已经过了百年,一切归于平静。看似风平浪静的水面下,藏着一条龙的尾巴,如果一动,则再次波涛汹涌。

“整整一百年了。一百年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长,眨眼之间罢了,只是身为天帝,戴着手铐脚镣,看着也让人心疼。”

“下去吧。”

旭凤推开门,一眼就看见了卧在床榻边的润玉,依然是素静白衣,只是一向整洁的面容,此刻却是狼狈不堪。

润玉抬头,又低头,不甘心的笑了笑,“你来做甚?看我如今狼狈模样吗?你拥有了一切,而我身边已经剩不下什么了…”

旭凤走上前,“我没同你争什么。”

“可是你有一位好母亲,逼着我一步一步走上这条路,为你谋划所有,而我背上所有罪名。”

旭凤伸手,把润玉扶起来,“即使现在,我也不会同你争。”见润玉头发散乱,旭凤伸手替他伸手别开,不再遮挡视线。

“一代人的恩恩怨怨已经过去了,天界、魔界拥有无尽的时间,我厌了,我也不是魔界之主了,我把魔界交于他人了。”

“…对不起,我…不该废了你的神籍。”

“过去了,不提了,今日来,我是助你驱逐穷奇之力,日后天帝可要以身作则,别再这般折腾自己了。”

时间太长了,润玉又记起儿时,小凤凰一直跟在他身后,直到长大了,不再像儿时那般单纯,如今兜兜转转,却又回到最初,却又回不到最初的毫无杂念。

“我走了。”

“你去哪里?”

“人界。”

旭凤走了,润玉花了些时间调养,身体恢复,而他又是往日一袭白衣,温润如玉的天帝。

“陛下,这只鸟说是带了信要给你。”

“鸟?我是魔界前任尊上,天界前前二殿下的爱宠朱雀好吧,聪明机智又可爱,一身红羽漂亮得让凤凰都羡慕好吧,漂亮着呢!”

“为何你而今长的如此随便。”

“因为人界鸟类普通,我只得化作普通模样,好生存。”

“你,过来。”润玉看向朱雀。

朱雀扑腾翅膀,飞过去,润玉取下它脚上的信。

中秋佳节将至,诚邀赏月。——凤

“如约而至。”润玉将回信装回朱雀脚上,“日后朱雀送信,可直接前来,不必阻拦。”

旭凤在人界,逍遥自在,与爱宠朱雀游遍山川瀚海。

最后在一处清幽之处住下,而这里是润玉曾经所居住之处。

中秋未至,润玉先到。他瞧见润玉正在垂钓。而朱雀在一旁打盹,日光散漫,岁月静好。

“鱼,朱雀今晚我们有鱼吃了。”

“鱼鱼鱼鱼!”

旭凤拉起钓竿,一尾银色的小鱼落在他手里,“此鱼不凡,怕是养不起。”

“凤凰,这鱼好小…”

“傻鸟,这是龙。”

“傻凤凰,还眼瞎,分明是鱼。”

“陛下,你要来便来,你何苦受这罪呢?”

“旭凤,你捡到朱雀,便养了它多年,而今你钓上我这尾小鱼,是否也该养…”

“来来来,粗茶招待不周。”

“中秋,天界要设宴,我可能晚些赴约。”

“无妨,晚上的月亮才明亮。”

到中秋佳节那日,天界宴请四方。一时热闹非凡,宴会到夜深才散去,各自找心上人赏月去了。

六界难得平静,润玉喝了不少,大概是心里负担没以前那么重了,宴会气氛轻松,喝的多了。驾云去找旭凤之时,要不是朱雀前来探望,怕是不知要坠到哪里去。

“旭凤,我来了。”

“是我去接你的。不知道喝了多少。”

“不多,至少我还识得你。”

二人并肩坐着,天界的琼浆玉液很好闻,润玉饮了不少,也带上浓郁醉人的酒香,姣好的面容,带着红晕,眼神迷离。

“旭凤,你看,圆月当空…”

旭凤一时没忍住,亲了上去,风吹得润玉唇角冰凉,而鼻息带着酒意而热烈,旭凤抵着润玉的额头,说:“你宴请四方,却不曾递帖给我。”

“因为我只会赴你的约。”

“哥…今晚留下来吧。”

“好…”润玉伸手扶上旭凤的脸,缓缓移至耳后,指尖轻抚,那双腿渐渐化作龙尾,垂入水中,晚风吹拂,而不觉寒冷。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