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米爱番茄汁

岁月该很好,有你。

【王者荣耀/双兰】白月光

#王者荣耀#双兰#白月光#

从军太久,忘了何时要回故乡。也忘了对镜贴花黄是怎么的柔情似水。

打仗的时候每天担心身首异处,无法回家。如今太平了,留下来守卫长城,却比那时更难回家。

也罢,明月照处便是家。

花木兰不记得长城的月圆了几回,反正比她回家的次数要多。

后来,他来了。

听说他是露娜的哥哥,单名铠。志愿来守卫长城。

铠在来长城前,听说过花木兰,也听过木兰从军的故事。也想过是怎么样一个五大三粗的女汉子。

事实并不是如此,花木兰身段略高,眉眼间似乎藏着星辰。若不是从军,想必也是一位有倾城之颜的大家闺秀。

“你回去吧,今夜我巡城。”

“反正没事,一起。”

“你没来之前,我一直是一个人。”

铠没在说什么,手打着灯笼,“现在你并不是一个人了。”

花木兰爽朗的笑了,“那便走吧。”

长城的夜很安静,风过,清晰可闻。长城的月色很美,青石黛瓦,映射的月光亮闪闪的。月光温柔洒落在她脸庞,把白天的严苛都柔化了。

花木兰平时训练很严格,丝毫不让步,让士兵畏惧,而此刻的她,安静的像长城外的一朵月光花。静静行走在月色里。

铠给露娜写信的时候,不自然就多提了花木兰几句。

露娜回信说:我不介意你带个嫂子回来,顺便把我的大白带回来。

朝朝又暮暮,怎能不动心。花木兰就像光,但是又不刺眼。是让人不能忽视她的存在,又让人心心念念的白月光。

“你还会在长城待多久?”

“永远。我要在长城安家的。”

“那你中原的亲人呢?”

“他们安好,我安好,便好。”

铠来了之后不久,百里兄弟也来了。守约带来了厨艺,改善了长城守卫军所有的伙食。

每天自由训练的时候,花木兰总会多看两眼玄策。却又什么话都不说。

“哥,队长总是盯着我看,看的我心里毛毛的。”

“你不是什么都不怕吗?”

“可我怕女人啊。”

玄策终于受不了,第一次扭扭捏捏的去跟花木兰说:“队长,训练的时候,能不能别看着我…”

“你的师父,不是你哥哥吧…”花木兰说。

“师父不让我说。所以队长,不好意思。”

花木兰拿剑和玄策打了起来。引来一众目光。

花木兰知道玄策小,就没太难为他。过了几招就停下了。

“小玄策,你师父呢?”

“他云游四方去了。”

“你差他太远。”

玄策心里暗暗叫苦,早知道当初就认认真真跟师父学了。

“你师父教你用剑吗?”

“没有。”

花木兰没有再说话。回到位置上,沉默了一会儿,“没事儿了,继续练吧。”

铠却一直看着花木兰。

铠种了很多月光花,每开一朵,他就给木兰送去。

“铠,你别弄这些了,我养不好。”

“日后,你…”

“我会战死在长城守卫队里,从我从军的那一刻开始,我便没有了解甲归田的打算。”

“为何?”

“习惯了爷们的粗枝大叶,我做不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闲人不得与之说话,如果那样,我宁愿死在这长城里,将我埋在长城下,继续守护我朝命脉。”

再后来,苏烈来了。还有一位长安来的妙龄少女追着她而来。在长城沸沸扬扬闹了很久。爱情的妻子久久不能散去,铠也在计划着什么。

“烈去接阿离了。她今日该到长城了。”

“他一早跟我说了。你来找我还有事吗?”

“木兰,这个送给你。”铠递出的是月光石项链。

“铠,来长城多久了?”

“三年。”

“经历了几次暴乱?”

“五次。”

“有一次,要不是你替我挡一刀,我可能就回不来了。长城守卫军的情谊早已超越了生死。”

铠没有苏烈那么迟钝,他将项链收了回去。在长城,月光石向来是用来定情信物。或许他不该说,但是说出来,他好受一点。

那夜,他还是陪着木兰巡城,身后还有百里兄弟,苏烈身后跟着公孙离。苏烈不停催促公孙离回去睡觉。

“不如你们早日成亲,就可以一起回家睡了。”玄策说。

守约一下捂住玄策的嘴,“公孙姑娘,都怪我管教不好,冒昧了姑娘,还望见谅。”

公孙离红着脸,没有说话。苏烈则满脑子都是公孙离跟他讲的那场婚礼。公孙离好友的那场婚礼。

十里红妆。

今夜的巡城,一行五人,各怀心事,只有玄策一个人在守约耳边念叨明天早上吃什么。

露娜不久后来长城,她第一次见到花木兰。便跟哥哥说。“她不是做嫂子的人。”

铠明明什么都没有跟她说。

“哥,她心里有人。”

露娜留了大约半月就离开了。她说她要去找她的大白。

铠还爱着花木兰,只是不再是谁拥有谁,谁属于谁的那种爱,是超越了生死的情谊。

一日,一个人来到长城。打乱了长城的宁静。

“师父!”玄策一下子冲过去,冲到那人面前。

“兰。好久不见。”守约打了招呼。

“徒儿,有进步没?”兰陵王问到。

“自然。”说着便施展拳脚,跟兰陵王打了起来。

远处,一抹蓝色身影,静静伫立。

“徒儿不错,有进步,今日就到此为止,为师还要见旧友。”

“旧友?”玄策不解。

兰陵王施展轻功,快速移步花木兰跟前。并将手里的花送给她。

“我回来了。”

花木兰没有说话,拔剑就打。不知是长城的风沙太大,许久不曾流泪的她,一边哭一边打。兰陵王也没动武器,只是闪躲。有些时候,剑刃还是伤到了他。

“够了吗?”

“玄策来的时候,我以为你就回来了,结果没有。”

“我来迟了,对不起。”

“我还没死。”

兰陵王伸手把花木兰拥入怀里,花木兰手里拿着剑,也不反抗。兰陵王细心的擦着木兰眼角的泪水,并亲吻了她眼角,“对不起。”

入夜,花木兰一人巡城,平时一行几人,约定好了一样在城南小酒馆摆了一局。玄策左等右等等不到自己师父。

这边,兰陵王挡在花木兰前面。“跟我回中原吧。”

“我死也死在长城。”

战争结束的时候,花木兰有三个选择,一是回家和皇族联姻,二是留在长城守卫军里继续守卫长城,三是跟兰陵王逃走,从此江湖不问世事。可是她等了很久,他没有来。她选择留在了长城,选择老死在这离中原千里的长城,一年只可以见一次家人。

“那时,我想来,但是…”

花木兰没有说话。

“我错了,木兰。”

“……我没怪你。留在长城挺好,至少没有什么三从四德,没有似海深宫。长恭,我……此生回不到中原了,否则就是欺君。”

当初她不想入宫,便跪在长城立誓,此生除回家探望亲人,不得离开长城。

月光皎洁,兰陵王抓着花木兰的手,一直走,没有回头。

“长城也好,中原也罢。这次我来了,就不会走了。”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