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米爱番茄汁

岁月该很好,有你。

【王者荣耀/荆高】相遇

#乐团主唱兼吉他手离x杀手珂#

高渐离想组建一个乐队。花了大半年,终于找齐了人,偶尔一起跑夜场,辛苦并快乐着。

因为音乐让他没有其他任何的经济来源。他只能比乐队的其他人更辛苦一点。

遇见荆轲是前几天高渐离一个人跑夜场的时候,人群中,他独独看见正在执行任务的荆轲。

高渐离第一次见荆轲的时候,他从没有见过美的那么特殊的女人。

演唱结束,高渐离就跟着荆轲。

“你跟着我干嘛?”荆轲有些不耐烦,甚至都没有伪声。

男孩子的声音?高渐离,目光移到荆轲的胸上,又觉得是真的。高渐离察觉到自己失礼,脸有些红,看着荆轲。

“我的乐队需要一个主唱,我想请你加入。”

“神经病。”荆轲冷冷的丢下三个字就消失在夜色里。

高渐离有些不舍,但是还是没有追上去。

第二天乐队训练的时候,高渐离把这件事提了一下。

“真有妹子要加入我们的乐队?”架子鼓手刘邦显得有些期待。

电子琴那边发出嘈杂的杂音。众人看过去。

电琴手张良抬起头,看着高渐离,“我们不缺主唱。”

“练习练习吧。”高渐离取出自己的贝斯,唱起早已熟知的歌词。

高渐离把自己见过的那个妹子画了出来,不过问了几个人都只回答了一句话。

画太抽象了,毫无头绪。

其中有个酒吧的老板说,“你可以把画像贴在我酒吧里,只要……你亲我一下。”

高渐离撇嘴,“开什么玩笑。”

“哈哈哈,就是开个玩笑,你贴吧,不用亲。”

高渐离也不觉得自己画得丑,真把自己画得画像贴在了那个酒吧里。

而另一边,荆轲刚执行完任务。走在日光里,他竟然觉得有些刺眼。手里的匕首,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荆轲是个杀手,他从不杀无辜的人。会接单子,也会帮警察办事。

从刚才他觉得有人在跟着他,随即转弯靠在墙上,等跟踪的人上来,荆轲以高超的近身格斗,很快匕首就抵在人脖子动脉边。

“是我啦,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李元芳委屈的很。

“不跟着你家狄大人查案,跟着我?”

“最近太平呗。”

“你不怕被扣工资?”

“啊啊啊啊,不是啦。我是给你送东西来的。昨天夜里,去扫黄的时候,我发现一个酒吧里贴着很有趣的画像。”李元芳从包里拿出昨晚在酒吧揭下来的画纸。

荆轲打开之后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是不是很像?”李元芳好奇的问。

荆轲无言以对,“没事我就先走了。”

“我是在你常去的酒吧发现的!”

荆轲听见了李元芳的话,但是没有回头。

荆轲回家洗了澡,吃了饭,休息了一会儿,天就已经黑了。

没有单子的时候,是很闲的。他也不会穿着女装。

“嘿,阿珂。过来,请你喝一杯。”酒吧老板李白笑着说。

“想不到你的审美已经扭曲成如此。”荆轲把画像放到桌子上。

“哈哈哈,你不觉得很可爱吗?”李白调好酒,递到荆轲面前。

荆轲喝了一口酒,有点想吐李白那张脸上。

“忘了跟你说,贴画像的人今晚还会来贴,我已经同意了。”

“扫黄怎么没把你酒吧给关门大吉。”荆轲掷下杯子,咬牙切齿。

“因为我做的是正当职业,除了越人那件事。”李白笑笑不说话,抬头看见高渐离来了,颔首示意打了招呼,“那个人来了。”

荆轲回过头,看见高渐离正认认真真的贴和他手里几乎一样难看的画像。心里五味杂陈。因为从没有人对他这么上心过,但是也从没有人把他画得这么丑过。

贴完了之后,高渐离看见了荆轲,很高兴。但是随即又很失望。

荆轲低头看自己一马平川的胸口,随即明白。

“你好,我是王者乐队的主唱高渐离。你和我认识的一个女孩儿很像。”

这个人真傻。荆轲这么觉得。大概这个人除了唱歌什么都不会吧,

“嗯。”荆轲低沉的回应了一声,

“谢谢。欢迎你来听我们乐队的演唱会,这是门票,送你了。”

荆轲收下高渐离递过来的门票。

“一定要来啊。”

荆轲把门票收了起来。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收起来,可能是觉得自己会去吧。

荆轲真的去了,而且他是刚执行完任务,已经很晚了,演唱会已经快结束了,他就穿着女装去了。

去的时候赶上了最后一首歌。唱完,人就开始离开了。

荆轲没有走,高渐离来了。

“你来啦。”很自然的语气,就像大家已经是好朋友了一样。

“我哥有事来不了,就把票给我了。”

“哎可惜,我上台的时候才看到你进来,你有很多歌没有听到。”

“那你唱给我一个人啊。”

“好啊。”

高渐离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夜场,拉着荆轲带着吉他就去了河边的堤坝上,郊外的满天星辰,夜色寂静。

高渐离唱起了可乐。

“可惜在遇见我那天你并不快乐,可能是因为我们相遇的太晚了…”

夜风中一直都是高渐离清澈的歌声,一个唱摇滚的人,也可以把情歌唱的很动人,“你是不是真的快乐,可要听我的话别再为它犯傻了,可能你不快乐,可我要你快乐,可能是我的爱情它来的太晚了……”

“很好听,可我回去了。”荆轲起身走开。

“下次想听我唱歌,就来找我啊。”高渐离开开心心的跟荆轲挥手。

再一次荆轲没有任务正常穿着来河边散步,他看见一个人坐在河边的高渐离。

“上次没去看你演唱会,不好意思…”

“你妹妹来了,我很开心。”

“可是现在的你并不快乐,就像……”

“像什么?”

“没什么。你开心就好。”

“陪我坐会儿吧。”

荆轲点头,坐到高渐离身边。

“还好这狼狈样子没有被你妹妹看到。”

“你喜欢我妹妹?”

“我那天她陪我到夜深,我大概是喜欢上她了吧。可是老板不喜欢我,把我开了。乐队也遇到难题了,电子琴手出国了,架子鼓手也跟着去了。搞音乐啊,一腔热血还是会败给现实。”

荆轲陪着高渐离坐到很晚,他把身上的钱悄悄塞进了高渐离的口袋里。

“我希望能再……我希望能听到你下一次的演唱会。”

“嗯。到时候我一定邀请你。”

高渐离回到家,发现自己莫名多了几千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也很不甘心。他一定要让他看到他下一次的演唱会。

于是高渐离开始重新招募人。

荆轲以女装,进了高渐离的乐队,成了主唱。

这样的荆轲不可能再接任务。以前丰厚的酬金,确实让他和高渐离的乐队办得风生水起。

高渐离也在筹备夏天的水上音乐节。

“阿珂,这次一定要让你哥哥来,毕竟他给我们那么多支持。”

“嗯,我先回去了。”

高渐离蜻蜓点水在荆轲的额头亲了一下,“好运。”

荆轲愣住,然后看了高渐离一眼,匆匆离开。

“哟哟哟。”乐队一片哗然。

“在一起在一起。”

“我自有安排,大家把这次音乐节办好才是正事。”

荆轲离开活动室之后,有些心烦意乱,因为最近他的日子并不太平,似乎有人请了杀手来杀他。

荆轲找到王昭君。

“我有一个乐队,只要你去唱歌就好了。”

“真的?”

“嗯。”

“条件?”

“在乐队解散前都不要离开。”

“成交。”

荆轲把王昭君的歌曲录音拿走了一份,第二天去活动室的时候,在大家面前播放。

“你们觉得怎么样?如果这样一个妹子成为主唱。”

“很好啊。嗓音,节奏,乐感都十分优秀。”

荆轲把录音留了下来。拉着高渐离出去了一下,交给他一张卡。

“这是哥哥让我给你的。”

“我……”

“哥哥希望我能好过一点,所以你别太有压力。好好做这次的音乐节。”

“阿珂,谢谢你,也谢谢你哥哥。我真想当面谢谢他。”

高渐离吻了荆轲,很动情的一个吻,还是被荆轲推开了。

“对不起,我一定等到我们结婚。”

“谁要跟你结婚……”

“你啊。”

第二天训练的时候,却再也见不到荆轲了,王昭君按着地址找来了。

“荆轲说,让我成为乐队的主唱。”

“荆轲是谁?”

“阿珂。”

乐队里有人想起来荆轲带来的那份录音,知道了王昭君的身份。

高渐离立马打电话给荆轲。很久电话才被接起。

“阿珂,这是怎么了?”

“我让她来的。她比我更优秀。”

“阿珂!”

“你们那天都同意了的。”

“什么?”

“我说让这样一个妹子成为主唱。”

“可是我们并不知情。”

“我哥说让我在家等你就好了,音乐节的时候我们有事。阿离,说服队员,别辜负了我哥哥的苦心。”

高渐离握着手机的手青筋暴起,他不得不妥协,现在的一切都是阿珂的哥哥给的。

高渐离说阿珂嗓子出问题了,音乐节迫在眉睫,让王昭君来代替。

王昭君实力没话说,人也好看,很快被乐队一群单身汉接受了。

大家又忙碌的准备音乐节的事。

高渐离从来不敢给阿珂的哥哥打电话。在音乐节前几天,他紧张兮兮的拨通了那个存了很久的号码。

“喂?哥哥吗?”

“嗯。”

“三天后的音乐节,我希望你能来,我代表乐队诚挚的邀请哥哥,还有阿珂。”

“嗯。”

“那天我想向阿珂求婚……希望哥哥能同意。”

“……”

电话那头久久没有回音。

“哥哥?”

“好。”

“一定要来啊。”

说完电话已经被挂断。

荆轲那边响起的是重物倒地的声音,子弹壳落地发出刺耳的声音。枪做了消音,可是那颗子弹的威力并不会减弱。

“你一直做的很好,如果你不做了我们会很苦恼,但是死人就不存在了。真不知道谁给你打了电话,多余的话都没有说。如果那时你求救了,我们会不敢动手呢,毕竟警察的面子还是要的。”

荆轲听得这些已经混沌一片,他只知道他想最后听一听那个傻瓜的声音。

李白找到荆轲的时候,荆轲一身男装,倒在血泊里,不是执行任务死的,那么就只能是被杀了。

“他们怎么舍得动手。”李白抱起高渐离,目光悲伤,他们毕竟也有那么久的交情了。

“不听话的棋子只有抛弃了。”扁鹊跟在李白身边,“荆轲的妹妹找到了,在国外执行任务被抓住了,他们出于私心,把她运了回来,听说荆轲妹妹也叫阿珂。”

“原来是有替代品了啊。阿珂,真是可怜。”李白将高渐离身上的脏东西清理干净,换上了新衣服。

不知道李白说的是谁。

“你不把他葬了?”

“有个人该见他一面。”

“你何必那么残忍,人都已经死了。”

“如果我死了,我希望越人你能来看我最后一眼,哪怕我很难看。阿珂一定也希望吧。而且他还有事没有说完呢。”李白把家里的冰窖腾空,把荆轲安放在了那里。

音乐节如期开了,阿珂和哥哥都没有来。高渐离一整天都不太开心。

“你在等人?”王昭君问。

“嗯。”

“等阿珂?”

“嗯。”

“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你知道他这么多支持你的钱哪里来的?”

“她哥哥挣的。”

“哎。大概他已经出事了。”王昭君无奈的摇头,“阿珂是杀手,而且他并没有哥哥……”

“你说什么?”

“去问问酒吧的老板吧,他会告诉你更多的东西。”

高渐离衣服都没换就去了那家酒吧。遇见了李白。李白等他很久了。

“你来了。”

“阿珂呢?”

“喝杯酒,我要跟你说的有很多。”

高渐离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酒,入口苦涩,入喉更是难受。

“酒苦,我告诉你的事会更苦。”

李白给店里的人打了声招呼,带着高渐离离开了酒吧,去了他家里。

扁鹊听到门铃开了门。看见了高渐离,整个人都失魂落魄的。

“冰窖,走到头,下楼梯就是了。”李白说。

高渐离一个人去了,扁鹊和李白留在大厅里。

“你都说了?”

“嗯。”

扁鹊没有再说话。

高渐离在冰窖里待了很久,还是李白去把他救了出来。

等高渐离恢复之后,李白问他什么时候让荆轲入土为安。

“阿珂只有你一个亲人,你不是说要娶他吗?他可是一脸羞涩的告诉了我呢。”

荆轲的尸体还是火化了,葬入了墓园。

高渐离是爱着荆轲的。

后来李白问起高渐离是什么时候爱上阿珂的。

他说一开始。

李白问,那什么时候爱上荆轲的。

高渐离说,在他离开的时候。

荆轲下葬之后,高渐离守着他,给他唱了很久的歌。因为他一次也没有听过他的演唱会。

评论(5)

热度(11)